我泡茶时不说话/许玉莲/20180115

我泡茶时不说话/许玉莲/20180115

我泡茶时不说话,是没时间说话,是无法分心说话。泡茶奉茶喝茶过程要顾的除了测量水温、称茶叶、按计时器—-这几项技术在学习时需要用仪器协助,做熟了之后则是心神与生活体验的结合运用,比如嗅闻么就得闻出所谓的香与臭、以及其他一些化学刺激的气息,眼看时要分辨各种形态、颜色、外貌、大小、轻重和方向,耳要听懂高低、长短的声音,触感中的冷热、软硬、粗滑和痛痒不能含糊蒙过去,舌头须辨别層次不一的甜、酸、苦、辣、咸、鲜、无味、淡味和不正常味的不同味道,如此识别了环境、气候,了解各人行为观察各人性情之后,我终于可判断每一个泡茶步骤应如何退进。分分秒秒有如此多的讯息在过滤,呼吸与节奏不断调整中,我凝视着正发生的一切,尝试找出此时此地最好的做法,要及时做出每一道都一样那么好喝的茶汤,而且掌席的样子不要很狼狈,手势要很稳定,如此把全副心意放在席上茶上的泡茶者,哪里还有时间陪品茗者一边聊天一边泡茶?或陪品茗者一边讨论一边泡茶呢?是故不说话。

泡茶喝茶时的不说话,它不能是一声令下成为一个“禁止言语”的规定后才来做的一件事情,它是生活里面一桩待人接物的习惯,从家庭教育做起的,比如姐姐在厨房专心做蛋糕饼干或丈夫聚精会神在驾驶汽车中,我们会体谅并给时间与空间让他们安心完成,不会一直去干扰要与他们聊天的;有了这一层认知,当碰到其他专业职人工作如泡茶师泡茶、琴师抚琴或画家写生,就会理解到当对方投入心思做一件事情需花精神与时间,应给予尊重,心甘情愿静静陪着他们操作而不去聒噪,以免他们分了心。这一份尊重他人的态度内化成自然习性后,往往就有一股底蕴逐渐培养出欣赏事物与他人的能力,到那时我们是不需要太多花哨言语的,只需专注、用心地感受。相反的如果茶会上总是挂着“禁语”的规定则是强迫大家封口而已,并无精进之意义。

有人说“我喝不懂那个茶,我不明白为何如此泡茶,问问不可以吗?” 对的,人人有权利为自己增长知识,那就必须为自己负责到底,理应正式安排课程进修时间、平常多看看书找找资料、努力练习及修正泡茶法,并不是在任何时候看到泡茶者就发问,而忽略了对方的不方便。办茶会泡茶不是上课讲课,泡茶者无需一直讲授知识;大家不会一直缠着正在跳舞的人问他是怎么跳的吧。

为使大家参加茶会不要只顾着说话,我们在入场卷售出时就提醒“泡茶过程中请避免闲聊,希望大家关注茶汤及过程”,用鼓励的语气请大家安安静静喝茶,期许如此能够让大家醒悟,从内心产生一股动力来参与鉴赏的重要,而不是依赖一项“禁止说话”的规定告示来顺从权威而已。

很多人以为只有品茗者会在泡茶过程中喧哗,不是的,也有泡茶者掌席时若不说话便会手足无措,魂不守舍。为什么呢,因为泡茶者欠缺自信,无自信因他泡茶只记得几个步骤徒有形罢了,不够底气却让全部人盯着看是非常难堪的,故拼命找话题说以掩饰窘境。一位真正的泡茶者从不首先带动讲话,因为他要储备能量呈献茶道作品;他捧着一款好的茶觉得很意气风发,整个茶席就会漂亮得发亮;他把一身功夫投入在茶上,大家感染则被牵动与感动,到时大家都忘记了讲不讲话这回事。泡茶者要弃语言,用泡茶的威仪与风度使人对茶道生出敬畏之心才是。

发表中国茶道杂志专栏20180115 (10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