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艺术应归为口鼻的艺术/蔡荣章/20180624

我们提到艺术,总是先想到绘画、音乐、舞蹈、戏剧、文学(等),很少会想到茶道、烹饪、香水。很多人会说:茶道、烹饪、香水根本不是艺术,绘画、音乐、舞蹈、戏剧、文学,自古就被认定为艺术,而且名家辈出,许多的作品流传,茶道、烹饪、香水哪有?我们冷静思考:这个问题是茶道、烹饪、香水够不上艺术的条件呢,还是人们还没有付出足够的关心与努力?

大家首先想到的可能是该项艺术“作品”存在与保存的问题,我们确定:“存在”不是问题。绘画、音乐、舞蹈、戏剧、文学的作品可以很实在的存在在我们的身边供我们欣赏,茶道、烹饪、香水依然可以,我们可以喝到称得上作品的茶汤,吃到称得上作品的美味,闻得到称得上作品的香气。但“保存”是有问题,绘画、音乐、舞蹈、戏剧现在已有精湛的录音录影技术,文学已有很好的印刷技术,但茶道、烹饪里的香与味,香水里的气至今缺乏保存的技术。然而这不是茶道、烹饪、香水是否能列入艺术之林的理由,录音技术未开发之前,一首歌还不是听了就没有。

绘画、音乐、舞蹈、戏剧、文学是藉由视觉与听觉被接受的艺术,茶道、烹饪、香水则是依赖嗅觉与味觉(两者被接受的途径都可能还包括有触觉、意识,在此不加深论)。视觉、听觉除了有很好的保存技术之外,视觉与听觉也被古圣先贤(姑且让我这么称呼)研究整理得颇为清楚,视觉在美术界被整理成了点线面的设计基础与色彩学,听觉在音乐界被整理成声音的基本要素与合声学,但是嗅觉与味觉呢,不知道香气与滋味原本就不容易有系统地整理,还是解析香味的高手未出。我们或许可以假设香、味更具广泛而复杂的空间,人类还来不及理解、应用它们。

茶道艺术包括了泡茶、奉茶、品茶(也只有这三者),前两者属于视觉的范围,后者属于嗅觉与味觉的范围。但后者的茶汤却是茶道艺术的关键性项目,缺乏了它,根本就不是茶道。有些人认为有了泡茶,或再加上奉茶,就已经是茶道了,事实上,那只是像舞蹈、戏剧般的表演部分,唯独茶汤的形成与享用才是茶道的主体。甚至还可以进一步说,只是茶汤的形成还不能算作茶道,要直到茶汤被饮用了,被享受了它的“美”后才算茶道艺术的完成。所以茶道应被归到口鼻艺术的范畴。

有人说茶汤的艺术性没有衡量的标准,那是不对的,只因缺乏对香、味的解析与综合的能力。同样的现象也发生在绘画、音乐等以视听为主的艺术上,不是有很多人到音乐厅听音乐,不到十分钟就睡着了,因为他对声音缺乏理解。但是为什么人们不会因为音乐厅有睡着的人而否定音乐的价值,却因为有人说茶汤没什么好喝的而对茶道要被列为口鼻的艺术嗤之以鼻呢?

当然茶道界必须说清楚泡茶、奉茶、茶汤的美在哪里,它们的艺术性又怎样呈现,而且能够实际做出来。

茶道常被归到眼耳的领域,忽略了口鼻才是它的归宿,因此在茶道呈现时,不论演示或自行享用,都特别重视泡茶席与品茗环境的布置,还要有配乐、插花、焚香、挂画等其他艺术的搭配,最重要的作品—茶汤却不被列为第一要务。要正视这个问题:茶汤才是茶道的主体,口鼻才是茶道艺术被接受的重要途径。口鼻对香味的解析与综合能力是香味艺术的前期必修课程。

(《茶道》杂志专栏)

(5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