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品茗者

「泡茶师作品」的分析-許玉蓮

「泡茶师作品」的分析

許玉蓮

「泡茶师的作品」比起「制茶师的作品」难懂,因「泡茶师的作品」并不只针对「可看见的」品茗空间而已。

制茶师于某段特定时间,在制茶空间施展一些被认可的手艺,或用手或借助机器操作,致使茶鲜叶转换生命的形态从茶青变成茶叶,茶叶即成为制茶师的作品。拥有一包茶叶,是拥有一位制茶师的作品。

茶叶其物具体可看、可嗅、可触摸,可收放着让它永远维持那个样子坐在那儿,它不会消失,像这样的作品,满足了实实在在「有形」的握在手中的「拥有欲」,相对容易理解作品的涵义,像字画、茶壶、雕塑都是有形体的作品。

茶叶作品被创作的大前提:茶叶是要拿来泡茶喝的,不然我们没有制造它的理由,鲜叶在树上不日将枯萎、死亡。茶鲜叶被制成茶叶作品后,有一天它会来到品茗空间完成「活着的使命」:即释出茶汁供人品用。泡茶师为了让茶叶作品「绽放生命」,就必须制作一个泡茶喝茶的地方,将所需要的设备摆布出来,独自一人或与一些品茗者汇集一起举行泡茶、喝茶之事。泡茶师制作的品茶空间(含茶席,下同)、行茶法、经过浸泡而从茶叶深处释放出来的茶汤以及喝完茶后的茶渣,谓之泡茶师的作品。

「茶汤会」整个过程会随着时间的过去而成为过去、茶汤喝了就无了,看不到摸不到也嗅不到、茶渣看了之后也丢进垃圾桶,这些从有变成无的泡茶程序、茶汤、茶渣,由于「握不住」,常常令人忽略它们才是组成作品的重要部分。

如何才能掌握住泡茶师的作品呢?不要把时间花在担心时间的流逝,时间总会过的,不要为了「怕忘记」而顾着拍照留念,整个过程变得只庸庸碌碌忙着摄影。泡茶品茶的过程一定会随着时间逝去的,故举行茶汤会时要全神投入,把当时的一分一秒都过好,时间虽然会永久消失,但在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体验与接收到的领悟却会一直留在我们的身体,化身成为我们灵魂、智慧的一部分,永远和我们在一起,记忆可抗御时间的消逝。故泡茶品茶时要尽量清晰地感受整个流程、要敏锐地注视别人用心的所在、置身其间迎接正发生着的茶事。

「茶汤喝了就无了」它还算是作品吗?当然它是,凡眼睛看到的一碗茶汤、一杯茶汤,它仍然处于「未完成作品」,泡茶师本人或与品茗者将茶汤喝了,是「泡茶师的作品」发展的进序,至此,人们才深刻的享受到这个揉合了制茶师与泡茶师的思想与手艺,最终被呈献出来的「茶汤作品」。在一位泡茶师的品茗空间里待过、品过他冲泡出来的茶汤,才算是拥有过那个泡茶师的作品。

被喝进肚子了看不见了的「茶汤作品」并不代表它消灭了,反而一直「活」在我们的身体中,「茶汤作品」进入人们的身体,它的内含物影响着人们,如:好茶让人身心舒畅,心思灵敏;劣茶消耗人们的能量,妨碍身心健康;「茶汤」会改变人们内心的气场。拥有一包茶叶或一碗茶汤而没有喝它,是不能达到这种境界的。

茶渣最后被丢弃是更难让人接受它也属于「泡茶师的作品」的一部分,一般的作品都被人们供奉在最珍贵的位置上,茶渣最后都与厨余收在垃圾桶,怎么说是作品呢?所以泡茶喝茶的人在茶汤会进行的最后阶段,要将茶渣好好的请出来,好好阅读一番。预备一优质雪白的瓷器,拿起渣匙细心地将茶渣从茶壶邀请出来独坐大雄峰于瓷盘中,从各个角度注视它。这时的茶渣,悠悠然的以完全没有修饰的茶体呈献,不外求任何多余的奢侈的面相,此乃辨识茶渣作品。阅读完毕,将茶渣郑重地安放入滓方才结束茶汤会。懂得茶渣亦有生命,尊重它完成生命的方式,茶渣就是作品。

发表于中国《茶道》杂志每月专栏(完稿20150429) (1241)

品茗空间的诞生-20150113专栏-许玉莲

许玉莲品茗空间的诞生

许玉莲

20150113专栏

先有品茗行为,才有空间需求,遂产生制作一个品茗空间的意念,品茗空间是泡茶者行茶汤法时,追求更完整的品茗品质与意境的所在,只有他最清楚这里将会发生什么事,甚至,他想要让它怎么发生,由此可知品茗空间不得假手他人做,该由泡茶者来主宰。

要说品茗空间怎么做,得先说泡茶者是什么人,要说泡茶者是什么人,就要先说品茗是什么。渴了即泡壶茶喝喝,闲了即喝杯茶聊聊,觉得「茶」只是满足口腹之欲或是聊天的用具而已,没有意识到可将「茶」建立成为人生里的一个重要兴趣,无品茗空间可谈。

对泡茶、喝茶有热情,决定将每一个动作说得清清楚楚、做得明明白白,这就是有点诗意的品茗了。这时人们将品茗当作绘画、练琴等行为这般看待,泡茶者不再是漫不经心泡、喝饮料的人,他们沉浸在茶中磨练技能,就像画师、琴师那样走上「艺术」之追求,可称他们为泡茶师,泡茶师有必要、有能力整治品茗空间,务必将「品茗」推上精益求精的地步。

制作品茗空间的大忌,是一开始就泛谈空间的风格,与空间的哲学。强调风格该有几种类型如:古代、现代,中式、西式,简朴、华丽;设置手法该以五行、排列阵法、颜色、季节、服装来区别;空间的长短代表着什么哲理、空间的方圆又代表着另一种什么哲理……此种种说词使人们的思维变得狭隘、刻板,同时局限住社会对品茗空间的鉴赏力与接受力的成长,最后茶人们必须尽其所能将品茗空间维持着一贯的讨好大众的模式而已,也就是一直很「美」很「哲理」。

品茗空间的制作,是泡茶师长期锻炼泡茶品茗的「创作」,从茶、水、器、法的运用,扩大范围到茶席的运用,再扩张到「空间」的运用,泡茶师需要罩住的「品茗」气场越来越大,如果罩得住,而且类似的「品茗茶汤会」举办了很多场,每一场参与品茗的都有不同的人,表示这位泡茶师创作了很多「品茗」作品,就像画师创作了很多「画」作品,琴师累积了很多次的「演奏」作品,经过无数次面对那么多茶、器、水、茗者、空间的反应,有所领悟后,认为这样做那样做,这样摆那样放,可让「品茗」达至更好意境,品茗空间就瓜熟蒂落般产生。

品茗空间的风格,就是泡茶师的人生风格。除此,无它了。

  (1136)

茶道艺术与茶道科学-20120820周一喝茶慢-许玉莲

茶道艺术与茶道科学

许玉莲

20120820周一喝茶慢MONDAY SLOW TEA

有些茶会强调整个泡茶喝茶过程是否人人都聊天、相处得愉快,其他的不那么重要,这种茶会倾向于社交形态,“茶道”只是媒介,大家旨在通过聚会促进人际关系,此目的即使没有茶也可以完成的,它可以是任何背景比如音乐会、酒吧或餐厅,这样的茶会算是喝茶的一种,但不是我们要谈的“茶道艺术”。有些茶会过于牵强附会,茶会过程附加很多做人道理比如等水煮热要说“是培养耐心”,这动作表示公平那动作表示和谐诸如此类,然而把本来没有某种意义的事物硬说成有某种意义,把不相关的事物拼凑在一起的“修身养性”道理也并不是我们要说的“茶道艺术”。

这里说的茶道艺术的享受及欣赏,是从事泡茶艺术的工作者要能够表现出属于茶道本质的内涵、美感与价值,让参与品茗者从中体会、感受到其所传达出来的力量,因而感动感到愉快,领悟到一些只有茶道才能创作出的独有境界。一般就是要有好的茶汤、好的器物、一定的泡茶过程、很好的应对的一些程序与礼节,通过泡茶艺术家的亲力亲为与感染力,引领品茗者进入这个由他创作出来的作品,并且将品茗者也转化成茶道作品的一部分。

要把茶道艺术这项“工作”做得好做得成功,泡茶艺术工作者不能率性喜欢怎样就怎样,不能只是按照某套茶法或某流派泡茶步骤像背书般进行,必须要理解茶叶是什么,制茶时的气温、水分是如何改变了茶质,泡茶该怎么泡?为什么有些茶浸泡多一分钟没关系、有些茶必须分秒不差?不同的器物为何会影响茶的味道?这些与品茗环境、音乐又有什么关系?甚至包括如何安全使用泡茶空间里的各种用具、电器都不能出差错。泡茶者也有义务维护茶叶、茶器的卫生。只有将这些都搞清楚,而且应该深入到有科学的原理根据,运用起来才会灵活,才会正确,茶道艺术作品才会成熟,才会完美,这也就是说,要成为一个茶道艺术家之前,要先做好一个茶道科学家的功课。

 

  (1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