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汤作品创作体系的兴起/许玉莲/20180820

茶汤作品创作体系的兴起/许玉莲/20180820

大家天天在喝茶,但它未必是茶汤作品,可能它是解渴饮品、保健品,也许那杯茶水只是媒介物,大家不过利用它作为围聚藉口以便获得令人愉快的闲聊;甚至只是贪念美色想看看打扮得飘飘欲仙的女泡茶者们的姿态而已;这些都是脱离了茶汤本质来进行的喝茶行径,现今人们将茶汤置之高阁而来讲茶道,那是空虚的。当泡茶奉茶喝茶渐被包装成一种综合性消遣活动例如包含了插花、服装、装置、表演、书法、舞蹈等,说是参加茶会却喝不上茶汤,而且活动内容大多只能供观看,泡茶者心想着的是如何穿得美美,带上美美的茶具到场,请人把茶席空间设计得美美,举手抬脚的动作皆按标准来做得美美,参与者除了看到一些形式化物体晃悠,再也感受不到由茶的外观、质地与风味所带来的乐趣,至此地步,茶道内涵已经遭到粗糙的消减和简化。我们反对这种流行,主张除了茶,没有其他外物干扰的泡茶喝;带有苦涩感、收敛性的美味茶汤的进驻使人类肉体感觉舒畅清爽,进而春风化雨五脏六腑产生精气,叫我们打从骨子里头透出内心的静寂与满足,这种通过茶汤体验获得丰富精神生命的泡茶喝,谓之茶汤作品的创作与欣赏。

茶汤作品的创作者称呼为茶道艺术家,艺术的养成无法用学校履历和金钱来衡量,也不是说由谁发张证书就可以证明某人是茶道艺术家了,他首先必须热爱创作并荡漾期间感觉幸福,忍受得了孤独天天苦练,泡饮次数越多越了解茶的本身及它们会展现的特性,每次都获得一定的人数认同他的泡茶本领,甚至可以买票入席就为了欣赏其茶汤作品,逐渐就会形成“艺术家”的气候。观察到身边有位退休小学校长,反正闲着就去学水墨画,过了两三年忽闻他以画家身份与其他都是画家的绘画老师及同学联合办画展,每张作品若干银两,也有公众收藏。曾在社交媒体看一些母亲贴孩子去学插花或学烘烤蛋糕照片,指着她儿做的四不像曰“我儿作品”。至于一些美术系毕业生,他们从学校出来搞文创制作些布袋、书签、明信片之类或开家咖啡馆便俨然是艺术家不可了,看起来以上种种被唤作艺术家,社会人士接受度挺高,也不见什么学术机构出来反对,难道我们泡茶泡了三、四十年泡到炉火纯青的境地却还担当不起茶道艺术家这称谓吗?相比较其他项目,茶界若再不推行茶道艺术家体系的发展便太迟了,试想想,难道我们希望看到在茶界就业的泡茶者,或正规茶文化系毕业生的事业前景就如目前状况:不是被聘用为泡茶的仆人就是被叫去做泡茶的肢体表演吗?

成为一位好的泡茶者,他需有能力了解茶的来历与本质,清楚它们的价值及内涵,才可对茶做出正确的挑选与处理,接下来判断茶叶的品质潜力可以发挥到多高,然后天天泡、一直泡、不断泡;这个过程就是茶道艺术家在创作茶汤作品的过程,一个高质量的茶汤作品可是汇集了创作者十年的才学。你说我没看过、没喝过怎么知道他造诣到什么境地了?故此,茶道艺术家有必要时时举行公开的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累积不同的品饮者的人数。为区别于一些仆人式的泡茶,茶道艺术家需获得起码的尊重,当举行茶汤作品欣赏会时,我们应为他们准备休息室静侯入席而不是叫他们站门口做接待和社交工作,他们进场时以敲打四锣声引导入场,让品茗者把专注力放在他们身上。

福建《茶道》杂志每月专栏

 

  (4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