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茶汤创作

不设音乐的茶道作品/许玉莲/20190120

茶道的艺术是口、鼻之艺术,现在仍有许多人在谈论举行茶汤作品欣赏会时为何不播放音乐,是将茶道侧重在耳朵,轻视茶汤的香味欣赏。无疑地,音乐的确较容易给人带来疗愈感,能让听众产生放轻松的共鸣,这恰恰是茶道所不需要的。茶道作品在创作的整个过程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只是流光瞬息间,音乐在这种时刻只变成干扰,我们需要品茗者与泡茶师共同的全神贯注,关心茶叶、水、水加热的方法、泡茶器、茶海、茶杯等器物,感受到它们之间的搭配原来可以使茶汤更美,再留心泡茶师的举止,每个手法绵绵不绝,娴熟的施展对茶水比列、候水温、出汤时间的要求等,明白到所有的用心之处都是为了让茶汤更美。最后安静的慢慢的好好的把茶来喝,终于了解茶汤的美到底美在哪里。

要如何让出席者知道无音乐?我们需要设身处地了解到大众早已习惯了一般有音乐做背景的茶会,所以初涉纯茶道艺术领域的品茗者进入无音乐的场地会感觉很陌生,并且甚至可能会有一点惶恐。

由于场地安静,人们讲话自然而然不再用喊的可轻声轻气了,低语使谈话的人的距离可靠近些,靠得那么亲近的两个人,似乎要说一些“真心话”才合乎情境,门面话突然变得多余,如此一来语言突然间就变得很矜贵,不是那么重要的话好像也没有讲的必要了,我们迫得需要面对这一份静谧,静得要听自己的呼吸,静得要问自己在想什么,静得要正视每一人及茶席每一物。本来这就是纯茶道要营造的一种境地,但若果没有受过此类训练的大众对这种环境感觉不安,我们就要安慰他。要不然时间到了,泡茶师进场泡起茶来,大众还以为泡茶师在彩排呢。也许,大众认为这位泡茶师做得不够,没把背景音乐做好,还要给泡茶师扣分呢。

首先,我们要在茶会入口处张贴一张说明,告知出席者此茶会的形式,说明文字举例:(一)本次茶汤作品欣赏会无采用任何音乐。(二)本次茶汤作品欣赏会的背景音乐是无音乐。(三)本次茶汤作品欣赏会的背景音乐:静默。以上皆用比较平铺直述的文字,要是换做其他的艺术领域如:舞蹈、音乐等,艺术家如果能够有别于千篇一律、交出不一样的作品,那可是要成为大肆宣传的“卖点”了,广告词可能就变成“A大师茶道作品新领域-无音乐的听觉震撼,静寂的灵魂触动”之类。

除了进场告知的说明,到了进行的时候,我们也要做轻微调整如:(一)请出泡茶师后,空中可有一些声响(可以是乐器或非乐器)响起,暗示品茗者“茶道艺术家要开始泡茶了”,最后结束也以同一个声响作为句号“茶道艺术家要泡完茶了”。(二)还没请出泡茶师,我们可请一位“演员”持着“无音乐”告白展示全场,让出席者有心里准备去接受这样的作品发表会,过后才请出泡茶师入场进行茶汤创作。

以上几种‘安慰手段”,可在茶汤作品欣赏会发展初期当作茶道艺术家与品茗者之间的桥梁,茶道艺术家有义务要将出席者从桥那边带过来桥这边,以便一起享用作品成果。茶道发展逐渐成熟,人们 慢慢懂得茶道无需音乐作伴后,这些多余告知就可功成身退。

《茶道》杂志专栏

(41)

追求美追求品味的茶汤店/许玉莲/20181225

茶汤店的出现是因为喝茶新族群冒出来了,这群爱好者是美的族群,懂得享受茶汤的美妙,故愿意掏钱出来让人泡给他喝。茶汤的内容主要在味觉与嗅觉之感受,香与味在口腔中骚动,扩散至肉体传送至大脑,让人们产生愉悦与幸福的满足感,这就是“美”,生活达到某个程度的文明以后,大家会有热情追求美追求生活品味。茶汤店就是喝好茶的品味之生活化,花少许零用钱就可以在很多地方喝到一碗专业人士为他而泡的好茶,是实施精致茶道生活的方法。如果只是在茶博览会上才喝茶,或一定要跑去会泡茶的朋友那里方喝茶,那还停留在搞活动或社交的层面了。所以我们要为上述新族群开个茶汤店,让大家于日常生活里很方便可以买到一杯茶汤喝。即使他在家里缺少茶器、不是很懂泡茶,他也可以时常享受茶的滋味。

买茶叶的人不大会去买茶汤,两者不是同一个市场的人,有人说“干嘛我要去买你的茶汤喝,我家里有那么多好茶叶,犯不着来茶汤店喝”,他们还继续计算若干元买一斤茶叶,每次冲泡只不过用一小撮,这一小撮的茶叶钱比较起到茶汤店买茶汤划算得多。这话说得也不错,因此在过去大家总认为开茶行贩售茶叶即可,茶汤在茶行的身份是让客人试饮当作聚客和诱客的鱼饵,另一身份是接待客人的“礼仪”,都没想到把茶汤当作独立物品,是故市场缺乏卖茶汤的店,大家都以为只有茶叶可以卖,茶汤不可以卖,反观咖啡的市场就很不一样,有专卖咖啡豆的店,也有专卖咖啡汤的店,也有豆与汤兼顾的。

茶叶市场与茶汤市场的区别在于,茶叶是让顾客买回去泡,其实近年有些人把茶叶买回家后也不见得泡出来喝了,茶叶虽然卖出但并没有被喝掉是茶界需要解决的危机,顾客家里的茶叶喝也喝不完,茶行的茶叶就没有回头客,那么便需要找寻新客源。茶行在促销茶叶时请客人坐下试茶的状况,原本很好,但目前慢慢演变成“被宠坏了”的习惯,顾客知道店家免费泡茶喝,大多一直坐在那里喝半天聊自己的私语,也并不向工作人员了解茶叶信息也不买茶,茶行打算经营的买卖茶叶业务到头来是天天入不敷出,经营不良可想而知。茶汤市场呢则是现场喝掉或一面走路一面喝的,在路上走着想发呆一下、玩乐一下、歇息或身体就是渴望要喝一杯茶,茶汤店就可以提供这种体贴的照顾,茶汤店是实实在在把茶叶喝掉的市场。有些喜爱享用茶汤的人,他们不想买一大盒茶叶赶回家去冲泡,好比如想吃一碗牛肉面,不一定买回家煮,到面馆去大快朵颐一番很多时候感觉更痛快滋味更佳,因为面馆的手艺都已娴熟了。

茶汤店与三十年前的茶艺馆有什么不一样呢,过去的茶艺馆像租空间给别人用,顾客拿了泡茶用具与茶叶,自己泡茶喝、聊天什么的,在那边坐一整天聊天不管茶好不好喝,翻桌率等于零 ,人工与租金都要不回来,这是许多茶艺馆寿终正寝的原因。茶汤店是卖泡好的茶汤给人喝,喝完就走的。茶汤店潮流的兴起,让大众更容易享受到好茶,他不必先学一大堆硬梆梆的知识,流于意识而忘了实际体会。

茶汤店的顾客是奔着茶汤的美味、茶汤下了肚子令身体舒畅、进而觉得精神愉悦那些个小满足来的,因此茶汤必须呈现出它的质感与美好,所以要有会泡茶的泡茶师驻场,过去茶艺馆的工作人员不一定要会泡茶,但茶汤店的茶汤作品都必须由专业泡茶者创作出来,茶汤店的茶具,茶叶都要很讲究,因为茶汤不佳是没有人要买来喝的。

《茶道》杂志专栏

(44)

茶汤的组成部分/蔡荣章/20180307

我们喝茶,就是在喝茶汤。谈茶叶欣赏,除了品饮茶汤之外尚可扩展到未冲泡之前的“干茶”与冲泡之后的“叶底”,但实际喝进肚子里的是茶汤。干茶与叶底的欣赏是透过视觉、触觉、与嗅觉,茶汤的欣赏是透过味觉、嗅觉、与视觉。

味觉对茶汤的欣赏是茶的滋味,嗅觉对茶汤的欣赏是茶的香气,视觉对茶汤的欣赏是茶的汤色,这些滋味、香气、汤色都内含有“茶性”,所以总结形成了“茶”的物质基础(喝到的)与茶的个性(体悟到的)。

我们从茶汤欣赏到的色、香、味、性,都是从成品茶(即干茶或茶粉)浸泡而来的吗?想来是理所当然,但事实上除了茶本身以外还包括了浸泡茶叶的水、用于浸泡茶叶或搅击茶粉的容器(如茶壶、茶碗)、品饮茶汤的容器(即杯子)、冲泡或搅击茶叶的技术。

第一,茶叶质量是茶汤品质与茶性最主要的形成部分,这包括了茶叶类别的差异,如不发酵茶、部分发酵茶、全发酵茶、后发酵茶的不同,以及茶树品种、土壤状况、耕种方式、制茶技术等的差异。

第二,同样的一罐茶,一壶用软水浸泡,一壶用硬水浸泡,给予同样的泡茶技术,硬水浸泡出的茶汤一定香气不扬,汤色混浊,整个改变了茶汤的组成部分。水质对茶汤的影响还包括了有没有杂味、水中微量矿物质的组合状况、鲜活程度(与水中含气量有关)、煮水壶的材质、烧水的燃料(如电、炭、或煤气)等。

第三,用不同材质的冲泡器泡茶,得出茶汤的效果是不一样的,这也不得不说是茶汤组成部分起了变化,这个差异是可以用嘴巴察觉出来的。冲泡器的材质有银、陶瓷、玻璃等,这包括了各材质之间的原料纯度(如银的纯度)与烧结程度(如陶瓷与玻璃的硬度)。浸泡或搅击出茶汤后,盛放的容器还继续改变着茶汤的品质,这时的影响是茶汤成分在水中的存在状况,成分存在的状况就影响了口感。经验告诉我们,泡妥或搅击好的茶汤倒进茶盅内,茶盅将茶汤分倒入杯内,茶盅与茶杯的材质都会影响茶汤的品质 ,这时是偏向茶性的改变。

第四,泡茶技术之影响茶汤品质是显而易见的,如泡得太浓了,泡得太淡了,水温用得太高了,水温用得太低了。同样的一罐茶,给两个人冲泡或搅击,不是好坏立见就是风格各异。我们不能轻估甲比乙多放了一些茶叶,结果就是不一样,可能二杯的浓淡不一样,可能二杯的浓淡差不多,但是口感有了差异;有时只是风格的差异,有时是造成了茶汤品质的高下。

谈论“泡茶”,甚至于谈论“茶道”都一样,都是聚焦于茶汤的品质与风格,然后再延伸到泡茶与奉茶。不能说还包括了泡茶者的长相、穿着,还包括了泡茶席、品茗环境,还包括了配乐、观众,以及是在什么场合泡茶。这些都会影响泡茶者、品茗者、观众对茶会的认知,但是我们不要它们影响泡茶者、影响茶汤、影响品茗者、影响观众。当我们评估这席“茶道艺术”的呈现之时,我们是屏除泡茶者长相、泡茶席的视觉效果、配乐与品茗环境的,当然也不管是在什么场合。

(《茶道》杂志专栏)

(53)

从一次茶会看当今茶道/蔡荣章/20180809

这种茶会的名称叫“茶汤作品欣赏会” ,但主办单位标示出来的名称只是“茶汤欣赏会”,我问了主办单位,他说“茶汤就是茶汤,哪来什么茶汤作品”, 我一听就明白了,一般人没太在意茶水(即茶汤)与茶汤作品有什么差异,主办单位只是应和着流行,举办这种方式的茶会,直觉地把“作品”两字删掉了。

茶汤本来就是茶水,只是为了便于区分冲泡前的茶叶与冲泡后的汤水。但是如果称呼为“茶汤作品”,就得把茶水泡得很好,好到可以视为是一件艺术作品。这有如一幅画,没到一定水准我们是不会视它为绘画艺术的、我粗陋地哼唱一曲,也不会有人承认它是音乐作品。就是因为大家不太重视茶汤是否泡到了一定的水准,所以对茶汤与茶汤作品的区别没有太多的认识,也因此就把“茶汤作品欣赏会”视同“茶汤欣赏会”。

当然,如果有一天大家对“茶汤”可以进阶成一件“作品”的观念非常强烈,也就可以省略作品两字了,因为如果不是泡得很好的茶汤,哪能拿来举办欣赏会?

如今,当人们参加茶汤作品欣赏会时,很多人不会关注到“茶汤”,而只是留意到“泡茶”,只是把茶道视为泡茶,认为茶道就是由打扮得很有韵味的人,很有模样地冲泡着茶。就因为这样,把茶道理解成表演艺术,最后的茶汤变得不重要。事实上,茶汤才是茶道最主要的部分,只是泡茶是不成其为茶道的。

这种茶会的全称是“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但是主办单位标示出来的还省略了“茶道艺术家”。我又问主办单位,他说:我哪里去找那么多的茶道艺术家,我只能就近找一些会泡茶的人,这些懂泡茶的人,虽然取得有几张茶艺证书,但是就这样称他们为茶道艺术家,他们还不敢当呢,再说,社会上也没有茶道艺术家的认证。

这就真的为难主办单位了,大家还没有把泡茶喝茶视为艺术,甚至于有人认为泡泡茶喝喝茶有什么可以叫做艺术的。大家没有把茶道当作艺术,当然就没有所谓“茶道艺术家”,举办“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就更让人费解了。

以泡茶喝茶为媒体形成的艺术是存在的,我们可以很清楚说出这项茶道艺术的美在哪里,它的艺术性存在于哪些环节,只是目前将之呈现的机会不够普遍。这个从无到有的过渡阶段,不但一般人不容易体会茶道艺术的存在,也没有现存的茶道艺术家,要让大家普遍看到茶道艺术,只有让这些准茶道艺术家上台从事茶道艺术的创作,这些准茶道艺术家呈现茶道艺术的机会多了,累积了一定数量的茶道艺术品茗者,自然就会被公认为茶道艺术家,到那时候,茶道艺术与茶道艺术家才会双双出现。

现在举办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的时候,经常会被品茗者责骂:那叫什么茶道艺术家,也不好好培训,宁缺毋滥,要让人一看就被感动、就被震撼,茶道艺术才会被认可。这些责骂我们都接受,但是总是要有培训的过程,不但茶道艺术家要培训,茶道艺术的品茗者也要培养。当茶道艺术要从无到有的时候,我们要允许不怎么样的茶道艺术家上台表现不怎么样的茶道艺术,主办单位要热忱地鼓励新手茶道艺术家上台创作,勇敢地称呼他们为茶道艺术家,勇敢地说他们呈现的是茶汤作品,勇敢地说他们与品茗者共同创作的是茶道艺术。

(《茶道》月刊专栏)

(50)

茶叶作品. 茶汤作品. 茶会作品/文/许玉莲/20170815

 

茶叶作品. 茶汤作品. 茶会作品/文/许玉莲/20170815

 

能够创作出形式完整,有方法呈献茶道内涵的茶会,才被称为茶会作品,若利用茶席式的泡茶聚会,而没有在席与席之间构成一个可显示茶道特质的相连事物,只是藉着既有的形式泡茶喝茶而已,不是茶会作品。有些人每次泡茶都忙着换泡茶场地如:最高山峰,最豪华游艇,最美梅花丛林,这就好比一个人如没有好好充实本身的学识,培养出一种生命的态度与智慧,天天忙着换新衣服又有何用。又有把重心放在空间装置上,弄个喧哗取宠之空间,把人与茶器放在里面成为家具的一部分,这样子的活动较接近装置艺术而并非茶会作品。还有泡茶者将茶席准备得非常妥当正式,开始泡茶了,原来是泡“没有茶的茶”,整个过程只有泡茶手势与泡茶表情,要的是形而上去感受那既看不见喝不着也不存在的茶叶与茶汤,这是模仿行为艺术的一种活动吧,没有茶的茶会不属于茶道。

茶会作品创作应具备的首要条件是创作者必须是茶道中人,他懂得什么是茶叶作品,能够用茶叶作品创作茶汤作品,才有办法创作出茶会作品。茶会作品创作出来以后,就交出来给大家运用,运用者如都拿不出好的茶叶作品,创作不出好的茶汤作品,这茶会作品就成了行尸走肉。

茶叶作品的创作者须拥有熟练经验,了解泥土如何影响茶性,各种生态环境的优劣状况下长成的鲜叶要如何通过萎凋,杀青,焙火等工艺来展现它们的美,茶叶要很用心做,做得很好,才能称为茶叶作品,制茶者就是茶叶作品的作者,不再是普通的制茶者,茶叶也不是普通的农产品。如那次的喝茶,大家只是聚聚聊天,那茶叶是不是作品就无所谓,但倘若该次茶会是被当着作品看待,以品茗为重,那么冲泡的茶叶则必须是一个作品。茶叶作品的作者不一定懂茶会作品或运用茶会作品,但他最好也能是个茶汤作品的创作者。

茶汤作品:就是要把茶叶作品泡得很好,这茶汤才能称作品,要不然就是普通茶水。茶汤作品的作者须对泡茶有实际操作经验,对水,火,器物,茶水比例都有心得且泡起茶来有呼风唤雨之气势。在出席茶会作品的场合,泡茶者必须有能力呈现出茶汤作品,而不是普通茶水。惟所谓好的茶汤作品当然也有一百分的也有七十分的。

没有好的茶叶作品,形成不了茶汤作品,有了茶叶作品,不一定形成茶汤作品。有了茶叶作品和茶汤作品,不一定形成茶会作品。

茶会即是一群人通过泡茶奉茶喝茶的形式来相会,这个形式必须要有表现茶会的特质才称为茶会作品。不见得每一种茶会都能成为一个作品。只是召集一些人到一个地方泡茶喝茶,即使每个人都可以拿到好的茶叶作品,泡得出好的茶汤作品,这样子形成的茶会,还是不能成为一个茶会作品。因为所谓的茶会作品是就这个茶会的结构而言,要有一定的形式。它举办的方式可以不一样,但如果是作品,必须像一个作品。不是一般综合性的茶活动,只是口头上有茶而已。创作茶会作品必须要有它的有机性,从头到尾要有它的目的所在,要有想要达到的目标。

刊登茶道杂志专栏完稿于20170815

 

  (638)

品茗空间的实际实现-許玉蓮

品茗空间的实际实现

許玉蓮

发表于中国《茶道》杂志每月专栏

品茗空间是泡茶喝茶的专属所在地,专属的意思是这个空间有范围的制约,不一定要将上下四周用材料围拢起来,但泡茶喝茶者都知道它有多大。大小只够泡茶喝茶就好,不要有空间留给其他东西、艺术或摆置。

空间形状不拘,可四方、圆形或三角等,但它务必是独立的,它不用来进行社交、演讲、用餐及其他活动,存在目的只为了制作茶汤与品茗,此空间所包含的功能只有:准备、茶汤创作、品茗、整理。

准备:茶汤会前,茶叶、水、茶器的收纳、安放及流程的衔接。

茶汤创作:泡茶时茶具摆置与操作。

品茗:客人品茗与茶具置放。

整理:茶汤会结束后,茶器收拾归位。

如需要每一天随时或固定地泡茶喝茶,可将品茗空间以及应用的茶道设备都设置在一个固定存在、不移动的地点,否则品茗空间是随着喝茶的需要而产生的,即可以于任何地方创造一个品茗空间来举行茶汤欣赏会,品茗结束后将该地方还原,品茗空间就存在于从无到有,从有还原为无的过程中。

品茗空间可在户内,设在原有的建筑物内如住所、书房、礼堂、教室等,条件允许则在这些地方围拢另辟隔间构造一个出来,有可进出的门,门内就是品茗空间。如无间隔空间,直接在这些地方安插茶席出来泡茶,则茶席中泡茶与喝茶的人面对面、伸手可及的周围地方即品茗空间。

也可外出泡茶,在户外找适合地方创造品茗空间进行茶汤会,空间范围的限制、大小如上述要求,惟适合的地方不一定是要风景优美的地方。美丽风景并非品茗空间必须完成的第一要领,毕竟茶人的心思是为茶而来,那地方的景色无论有多么雅致或相反,茶人的内心对此并没有任何牵挂才对,这样才不让景色的美与丑造成对茶的偏执。品茗空间附近的环境如果令茶人太兴奋、太休闲、或太担心,分神了,都不是好的品茗空间,品茗需要一定程度的专注与静寂。在户外进行茶汤品赏的茶会,应注意空气清洁,地方卫生及安全,之前的准备如水源、加热方法,之后的整理如茶渣处理,必须设想到像室内品茗时一样周到。

以现代生活水准与居住环境的视角来研讨品茗空间,由于房地产的价格飙升,打算拥有一片风景优美的境地才建立品茗空间来泡茶喝茶有点不切实际,也容易成为懒惰习茶的借口,总认为「当有一天我在山明水秀的地方建造一所茶屋,我才努力习茶;或当我找到一个景色漂亮的地方,我就会把茶泡得很好」并不是品茗空间的意义。

应将「在户内各种场所进行品茗」当作常态,因为这才是人们真实生活的地方,葡萄牙公主 Portuguese Infanta Catherine de Braganza成为英国皇后的品茗空间是和住家一起的,陆羽的青塘别业、千利休的黑木茶屋、草衣禅师的一枝庵,既是住家亦是品茗空间。在天天生活的场所创造一个品茗空间来进行茶汤会,对有志于建立行茶习惯的人来说,可常常接触而逐渐养成一套行茶法,品茗(即茶道、茶道艺术)才能成为生活里稳定的一部分。对已经将茶道建立成为人生里必做之事的茶人来说,身边就有一个品茗空间来进行茶汤会是属于必然的事实。茶人怎么能等到梅花开了才泡茶,盖了茶屋才品茗,那岂不成了空谈。(完稿20150111)

 

  (1118)

从茶汤作品找出茶道艺术的内涵-许玉莲

 

現 代 茶 道 思 想 網 創 建 者蔡 榮 章 許 玉 蓮

许玉莲茶道从茶汤作品找出茶道艺术的内涵

许玉莲

2013.07月刊发表于中国《海峡茶道》杂志每月专栏

当我们说茶道要专注在茶汤作品上,泡茶师便成为茶席上举足轻重的中心人物,泡茶师彷如一支交响乐的指挥家,他必须能掌握整个茶汤作品产生过程的每一人、每一器物,每时每事都做得到位,将凝聚力无限放大,扩散至现场每一角落,人们才会从原来的现实生活被引导进入另一境界,这即是本篇要谈的:泡茶师应如何从事茶汤创作,以及人们从茶汤作品可欣赏和享受到怎么样的茶汤内涵。

泡茶师进行茶汤作品创作的时候,泡茶不能泡得太家常便饭,大家为什么不重视茶道艺术,因为我们还没有把它做得足够精致。不是会「泡茶」就会「茶汤创作」的,好比如「会写毛笔字」的人不一定是「书法家」这样子。泡茶师要是抓不住一去一来、一收一放的重点,没有能耐将每一个细微动作确实做好,不能从每一手势传递内在的力量,「茶汤作品」(包括泡饮过程及茶汤本身)就不堪赏用。

有些泡茶师知道自己呈现茶汤时的弱点,就在泡茶时加进很多夸张动作来转移注意力,比如穿上奇特服装喧哗取宠、强调自己的身体表现自己的仪态,比如双手要向空中画一个大圈才拿起煮水壶,又或是拿杯托时把尾指翘上来。弄巧反拙的,这些多余动作就是不断消弱茶汤作品的表现的杂质。有些泡茶师本身的气势不足以压住场面,也就震慑不了人们的精神,故此他们就把古董茶具、香炉、树啊花花草草啊移入茶席,误导人们去观看一些与茶无关而且很浮夸的东西,以为这些就叫做精致,而忘记了茶道的灵魂,最终还得回到茶汤本身。

泡茶师也应该避免泡茶泡得太熟练了,处处显得过于技术化,不要因为很熟悉这些动作了,就变得徒具形式而流于匠气。只为了完成「泡茶」而「泡茶」,没有感情关照茶席上的气场变化、没有用心在茶汤赏用是不行的,若然,「泡茶」就不能有「茶汤作品」那样的效果。

泡茶师「创作茶汤」时要能够练习到让心和呼吸跟着手走,每一次我们的手在空气中挥动时,别以为它没有什么,我们内心的力量与感情将会通过它传递出去,心神越集中当然可凝聚的波动越强大,否则只是心不在焉的一些花拳绣腿,那是不够的。泡茶师在做每一个动作时要心无旁骛、不为任何事情困扰而做,如看茶叶闻茶香,要双手很小心的托起茶荷,将茶轻轻推向鼻翼,闭上眼睛,微微深呼吸让香气真正进入我们身体,那才叫做闻好了。拿一支壶,从这里到那里,要很精准地持着壶把按着壶盖,安安稳稳拿起来放下去,不可草率了事。拨茶入壶时,内在一股气要跟着茶进入壶,倒茶入杯是也一样。即使拿一支小小的茶匙将茶渣挖出,我们也不会因为茶已泡完了而改变细腻的态度,如此我们就可以永远拥有这样一个非常具有吸引力的泡茶动作,让它成为我们身体、灵魂的一部分。

泡茶师除了懂得泡茶,还要爱茶,很喜欢茶,不喜欢茶的话,这种效果出不来。我们喜欢它,就会经常很想泡茶,想要找一些好的茶泡给大家品赏,这是很大的动力,要不然爱也无从产生,有了爱茶之心,人们感受到其中热情与专业,就会引起大家爱茶的喜悦,要不然就索然无味了。

泡茶师还需要有一点抽象艺术的素养,具象的美从茶汤看不出来,因为茶汤不具象。茶汤的色泽不会告诉我们它高兴还是不高兴,叶子的外观我们也看不出它笑还是哭,茶的香味更加没有表情没有声调。如果我们只懂具象的东西,但是不能理解上述提到各项,不能感受它们代表什么意思,那么茶汤作品就没有意义。比如当我们看云,你必须被告诉这朵云像一只老虎很威风的样子,那一朵云像观音很慈善的样子,你才看得懂,要不然就看不懂云的美,不能从云的变化多端与色彩读出它的经历,那么你看到云时你是麻木的,匆匆看一眼又低下头去玩手机了。如果对抽象艺术完全没有兴趣,可以谈的话题是很表面的,这时茶汤作品欣赏的创作就彷如一支表达不出它应有的内涵的交响乐那般粗糙。具象的东西如:茶席摆得很漂亮、泡茶师动作很优雅,这只古董壶十万元、那个茶叶值五万元、花了三万元把十八棵树搬运进茶会场制造氛围。诸如此类的话题很快就会说完的,说完了也就没了,这些与茶没有产生直接关系的都不属于茶道艺术。

一旦我们对抽象艺术有了感受,可以理解,我们才能够有能力欣赏从茶衍生而出的茶道艺术。如何着手从基础的抽象角度去感受茶呢?从茶的色香味去了解它。色香味有它自己的语言,如看到这杯茶汤金黄色那杯茶汤红褐色,泡茶师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那么这位泡茶师是很难表达茶道里的内涵的。泡茶师一定要看懂喝懂「茶」的语汇,他才会读出好多好多美丽的东西,诸如各种不同的汤色代表的意义、不同的香味又是怎么一回事、最好的汤色包含了哪些色彩的因素?比如我们懂得绿黄的汤色是绿茶,更进一步,我们看得有深度:绿也有不一样的绿,有嫩草绿、豆绿、深绿、暗绿、碧绿、浅绿等,绿茶深绿表示很浓、味道很重,浅绿表示味道淡。在茶里嗅闻到芽香,我们知道这是绿茶,如芽香越来越浓郁越来越浓郁似花蜜的香,我们知道这是非常优质的绿茶了。这些都是很有吸引力,显示了泡茶艺术内涵的部分,泡茶师读懂了它们,创作茶汤作品的过程才不会枯燥无味,才不会变得只有形式完成动作吧了。当我们知道泡着的茶拥有花蜜的香味,我们对这个香味彷如对另一个生命的崇敬,我们就要尽一切所能维护它的这个香味,绝不轻意破坏它,我们的茶席、泡茶器皿、品茗环境、泡茶服、茶法等统统都为了服务它而生,我们就会守着这一点感动,再将这点感动通过茶汤作品传达出来感动其他喝茶的人。我们精神集中,凝聚感受,用愉快、安静的手势施法,把属于茶汤的灵魂呈献,这就是茶道艺术家要从茶汤作品欣赏会展现的茶道艺术内涵。

 

  (1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