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茶道艺术家

2017第十六届国际无我茶会于10/24~10/29在台湾举行(之四“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的举行) 文/许玉莲

2017第十六届国际无我茶会于10/24~10/29在台湾举行(之四“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的举行)

文/许玉莲

第十六届国际无我茶会举办期间,主办方于2017-10-26亦慎重举行一场“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的茶盛宴,让大家享受并交流。(上图:作者以品茗者参与茶会,茶会完毕合影)

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是一种正视茶汤在茶文化上的绝对地位的茶会形式。由蔡荣章和许玉莲自2011年开始研讨,记下可行的方法,并在福建,马来西亚,台湾等地实践与授课。2016年他们将将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的文稿结集出版,使此项茶会形式有机成长。

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析义如下:

茶道-喝茶的方法、审美、思想;

茶道艺术-以泡茶、奉茶、品茶所呈现的艺术;

茶道艺术家-能将茶道艺术表现得很好的人;

茶汤-将茶叶用水浸泡或搅击成的液体;

茶汤作品-被视为是一件作品的茶汤;

茶汤作品欣赏会-包括泡茶、奉茶,以茶汤作品为核心所进行的茶会。

2017-10-26当天08:00~10:30,主办方共开了三十席,大家穿着正式,抽签席位入场,茶道艺术家则在休息室静候开场,“砰砰砰砰”四声锣声响起,表示时间到了,三十位茶道艺术家才步入茶席中展开茶汤创作。参与者都专注在整个泡茶,奉茶,喝茶过程,与泡茶者共同创造茶道作品。

 

 

  (31)

2017第十六届国际无我茶会于10/24~10/29在台湾举行(之三台北,鹿野,高雄三场茶会) 文/许玉莲

2017第十六届国际无我茶会于10/24~10/29在台湾举行(之三台北,鹿野,高雄三场茶会)

文/许玉莲

蔡荣章先生于1989年创作无我茶会,其茶会形式:抽签入座,往同一个方向奉茶,茶类不限,没有指挥和司仪, 席间不语,不规定流派与泡法,努力把茶泡好。

这是自1980年当代茶文化复兴,第一个建立系统的茶会,茶会模式自1990年实施至今27年。跨越10多个地区(台湾、中国、韩国、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美国、英国、意大利、法国等)。举办超过10000多场次,500000多人次参与。

蔡荣章先生也为无我茶会出版6本读物,包括了中、日、韩、英语,中文包含繁体、简体字版,内容叙述188条茶会操作细节。

只要熟悉无我茶会的精神与实施方法,不擅自修改其中原则,各地常常有茶友自主举行,不必向任何机构申办,举办的团体或私人都属自愿工作者,不计酬劳的。主办的单位也不会通过茶会来做商业广告,大家纯为茶道的表现一起泡茶、奉茶喝茶。同时举办无我茶会时也不论规格的大小,只求做好每一个环节,体现出无我茶会“不分尊卑,遵守公共次序”等精神。

所谓国际无我茶会,国际意即,每两年在各国/地域轮流举行一次国际性的茶会,来自不同地方茶友汇聚在一起交流。27年来此国际无我茶会共举办16届,2017年今届在台湾,有3个不同的场地即台北,鹿野,高雄。如下:

2017-10-25,10:00am~11:00am台北中正纪念堂千人无我茶会

2017-10-27,08:30am~10:30am台东鹿野高台300人无我茶会

2017-10-28,16:30pm~18:00pm高雄市文化中心700人无我茶会

第1场:2017-10-25,10:00am~11:00am台北中正纪念堂千人无我茶会

2017-10-25当天上午,参与者对时,抽签入座,摆好茶具后,主办方为第十六届无我茶会进行了简单的开幕仪式,由蔡荣章致辞,然后邀请各国/地域领队:韩国孙莲淑、美国林炯志、马来西亚许玉莲、安溪林环珠、杭州陈刚等见证剪彩仪式。剪彩则由主办方:中华国际无我茶会推广协会、泡茶师联会、中华茶艺联合促进会、陆羽茶艺中心等联合代表。此次出席的参与者也包括了重庆、海南岛、天津、香港、新加坡、日本等茶友。

随后,时间快到了,参与者自动自觉走回自己座位坐下来,约定时间一定,大家就静静地依照顺序人人一起泡茶、奉茶、喝茶,整个纪念堂广场登时安静下来,只闻茶香。远远看过去,只见人起人落一片律动之美,人与茶与地结合成美丽的风景。

品茗后活动是音乐演奏,演奏者喝完最后一杯茶,坐在原地就玩起他的乐器,音乐一响起,周围更静了。他用萧吹起了“二泉映月”,大家沉浸陶醉在悠悠萧声,过后,我们就慢慢地把面前的茶杯擦拭一下等友人将之取回,我们也起身去把自己的茶杯收回来。结束茶会。

当晚,主办方准备了欢迎晚宴接待与会者,会上安排了精彩的南音演奏表演。南音发源于福建泉州,又称“弦管”、“南管”,是中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汉族古乐。

第2场:2017-10-27,08:30am~10:30am台东鹿野高台300人无我茶会

台湾作为主办方,为了让参与者体验当地风土人情,特别安排与会人员乘火车从台北到台东,到鹿野高台举行第二场的无我茶会。我们约二百多人,浩浩汤汤出发,坐满了好几个车厢,在火车上泡茶,吃火车便当,确是一个有趣的经验。

抵达台东当晚的欢迎晚会,由台东少数民族歌舞团呈现美丽的歌声与歌舞,与会者都很享受那种热闹与热情。

第二天早晨,我们就直奔鹿野,鹿野高台为台湾东部着名飞行伞基地以及台湾三大热气球节举办场地,拥有一片辽阔草坡地,蓝天白云照耀下空气清新。

我们欢欢喜喜地把茶席摆放好,就到处观摩茶友的茶席,也顺便看看风景,享受美好的阳光与空气。

茶会如期开始,泡茶、奉茶、喝茶过程听到的都是一些风声,还清晰传来小孩子在远处玩游戏之声。全心全意投入整个茶里,突然传来一串口琴声响,我发觉品茗后活动的时间到了,在那么宽阔的天地,那口琴演奏的乐曲也不必用麦克风广播,我们就轻易听入心里去了,虽然短短的一曲,却叫人感动与留念,也令人如梦初醒继续完成茶会的结束。演奏口琴者是前理事长林连兴,他的曲子是美国轻快民谣“噢苏珊娜”。

茶会后活动,是到鹿野茶园及茶业改良厂分厂参观和体验茶叶制作。

第3场:2017-10-28,16:30pm~18:00pm高雄市文化中心700人无我茶会

非常特别的,这一场茶会的时间订在傍晚,由于秋末,太阳这时仍有余辉但马上就会天黑,因为此处位于南部,天气稍热,故此时此刻气候才会缓和,这是主办方体贴茶友,预防与会者中暑之设计。我们在暮色逐渐凝重,天气慢慢变得凉爽中泡茶奉茶喝茶了,把一口茶含着在嘴里慢慢享用,看着天色暗沉感觉时间消逝,那感觉真棒。坐在钢骨水泥的广场中举办茶会,大家浑然忘记周围的车声、人声,原来也可以如此沉淀。

到后来品茗后活动的乐曲响起,那是用古琴演奏的“秋江夜泊”,我们停下所有事情,听音乐温柔地飘过来,过一会儿,意犹未尽拿起茶杯闻闻茶的杯底香,也拿起茶壶观赏茶渣,好好的结束茶会。

当晚主办方安排了惜别晚宴,并邀请管弦乐团现场演奏多支美妙音乐。

场地规划与布置

2017第十六届国际无我茶会的3场茶会,场地布置的工作与效果都非常地科学合理,又感觉舒服,无论是圈圈的大小运用,每个圈每个位置的间距,留有的空地,围观者所需的空旷地等等,令整个茶会顺畅,不觉得太大或太小很突兀。我访问此届的场地负责人陈树荣老师,他说:“除有事前充实的规划外,也需十足的施行,外加老天作美的天时.地利.人和,所以也要人也要天,总之要事先掌握确实参与人数,配合适用的规划图形,报到处号码牌投放管控(由外圈往内渐进投放),注意报到者有无携带茶具,不泡茶者不给号码牌(权宜作法)带到旁边给纪念品打发,才不致于空席缺口,让外圈报到紥实后往内圈渐进,最内圈有空席再一起收拾,这样队伍就会完美,至于圈距.席宽视场地大小而定(圈距莫大于5M,席宽莫大于1.5M)这样看起来,视觉上才不会有空洞的感觉。”

 

  (279)

2017第十六届国际无我茶会于10/24~10/29在台湾举行(之二论文集) 文/许玉莲

2017第十六届国际无我茶会于10/24~10/29在台湾举行(之二论文集)

文/许玉莲

2017第十六届国际无我茶会出版的论文集,主题是:茶会。

此书征集了四十一篇文稿,分成茶会篇及茶文化篇,我提交的稿子是“茶叶作品. 茶汤作品. 茶会作品”,讨论饮品,农产品,活动与作品的差异,作品与创作者的关系,收录在茶会篇。茶会篇另有蔡荣章的“办一场茶会作品与办一场茶事活动不一样”,蔡先生提出:“茶会作品是以整个茶会做一个单位,有它要诉求的独特标准。举办视为是一件作品的茶会,要让与会者清楚体认到这是一场的茶会,而不是笼统地体认到参加了一次茶事活动。”除此,茶会篇还有陈丽铃的“茶会中的品茗之妙”,陈艳斐的“茶会举办的教学探索”,吕学宜,李佩蓉的“台湾老茶老酒品赏会”等。

茶文化篇则收集了黄志玮的“浅谈龙潭地区推动青少年茶文化活动及其办理成效”,实地观察与记录在地的发展与建议,是很实在的研讨课题。另外王岳飞的“如何科学,合理,健康饮茶”强调九种体质与饮茶种类的搭配之重要,以及饮茶的误区,是值得参考的饮茶资料。

国际无我茶会每二年举办一次,大部分的举办方都会征集论文将之出版论文,这是茶文化发展过程中难能可贵的做法,通过这样的管道,各领域的工作者将自己看法叙述,有望推动茶道新思想。

 

  (62)

 泡茶者进场与退场的境地/文/许玉莲/2017-06-15

 

 泡茶者进场与退场的境地//许玉莲/2017-06-15

茶道艺术家进行茶汤作品发表时,要知道茶汤作为一件艺术品大前提是必须有人将之品饮,所以作品完成会有许许多多品茗者参与,如何让人们理解茶道艺术家在进行着什么,如何让品茗者乐于听从整个茶汤作品创作程序旋律并追随,如何让品茗者加入成为茶道艺术一份子,茶道艺术家有责任引领、并且要将从A地(现实生活)到B地(通过茶汤作品创造的新境地)「手续」说清楚。

泡茶师要勇于表明立场,所谓立场即针对将要冲泡之茶叶有充分了解,知道要怎么冲泡怎么品赏它,才能将其本质表现得一百分,为了要将这美丽茶汤精炼出来给大家享用,故此整个茶会一切有形、无形法、时间、人物都得听他调度。如此,泡茶才能升华成茶汤作品,泡茶师才能升华至茶道艺术家。

茶道艺术家掌席、泡茶,呈献茶汤作品的品茗会,首先要安排进场与退场规程。茶会开始前把茶席设置完毕,让泡茶师等在席上至一位一位客人入座了才开始泡茶不是好办法,那是负责带位、公关、寒暄的工作。一般做法是在泡茶前将茶席整装完毕就躲起来,直至茶会开始,泡茶师一入席即开始泡茶,这样有点生硬,与物与人的感情还没投入,像工作似的。

泡茶师进场,不是说把进场仪式包装得有声有色,有音乐伴奏的那样子就够了,也不是拿着一盘漂亮的花、提着一盏古董灯笼,风姿绰约走入茶席就完了,这些动作与茶无关,对品茶一点帮助都没有。

泡茶师要怎么进场呢?泡茶环境打扫、布置好后,摆上泡茶桌、椅子、储柜、屏风等(如需要),泡茶桌如要桌巾可预先铺上,设置至此先告一段落,等品茗者入座。茶会时间到了,泡茶师拿着自己的茶具进场,可作如是安排:主茶器如壶、茶海、杯子收入一托盘或篮子,另一盘置辅茶器如茶匙、杯托、茶巾等,最后一套是煮水器,如煮水器有点笨重或移动不便,可省略进场,预先摆入泡茶席。

茶器收纳要有一定上下或里外次序,根据摆放的前后次序决定它位置,如壶垫要放在最外面,接着才是茶壶,以此类推,这样从篮子把茶器取出时就不会乱,第一步从最外面取出壶垫,放在茶席,第二步取出茶壶,置放壶垫上,壶若有布袋包裹,小心打开,取出后,把布袋折叠整齐收回篮子里。主茶器布置完毕,收下篮子,将辅茶器一件一件取出置放茶席上,摆在最远位置的茶具要先从托盘中取出,依序从远至近,放好了收下托盘,最后备水煮水。这样一步一步进入泡茶状况,牵动着品茗者的心慢慢专注在茶道上,那才叫美呢。

退场要怎么做?品茗到最后,清水也喝了,茶渣也看了,将器具做初步清理,取出装主茶器的篮子,依先出后进序把壶、茶海、茶杯等一一收进去,接着将辅茶器也一一收进托盘,站起来把刚才自己带出来的茶器收进去后台,先捧起辅茶器之托盘离席,过了一会,再出来将主茶器的篮子带走,最后再一次出茶席来,与大家相看一眼,点头告别结束。有这样子一丝不苟的前后呼应,有这样子对茶对人的依依不舍,那才叫好呢。

为什么要说这些,因为泡茶师如缺乏定力与气魄罩住茶席上茶、器物、人与时间,全场气流便不跟着他的节奏走,主要人物荒腔走板没能引导品茗者者进入应该有的旋律,喝茶者看不出茶汤创作的需要,也就没办法配合,其「茶汤作品」遭漠视便是理所当然的事。

(刊登中国《茶道》杂志)

 

 

  (62)

茶道艺术家怎么呈现喝茶之美/蔡荣章/20170415

 

茶道艺术家怎么呈现喝茶之美

蔡荣章

 

“茶好喝吗?”

“好喝”

“没什么好喝的”

“喝不懂”

喝不懂是关键,如果喝懂了,不是觉得好喝就是觉得不好喝,但是通常都是不求甚解,经常喝到好茶就认定茶是好喝的,经常喝到不好的茶就认定茶是不好喝的。从茶道艺术的立场,并不是要大家都认为茶好喝,要好茶、泡得好,才会好喝,不是好茶、泡得不好,是谈不上茶道艺术的。

“泡茶好看吗?”

“没什么好看 ”

“要有其他项目才好看 ”

“我看过好看的 ”

不是深懂茶道艺术的人,泡起茶来确是没什么好看。若是加上其他的项目,诸如泡茶者的打扮、茶席上的配乐、插花、挂画、舞蹈等,有些人会觉得有看头,但如果不是处理得好,也不见得好看。“我看过好看的”,这说明另有一些泡茶是让人爱看的,可能是噱头十足,让人看得目不转睛,可能是茶道艺术家在进行着茶道艺术的展现,深得人心、耐人咀嚼。

泡茶要好喝、好看,必需要有好茶、泡得好、把泡茶奉茶品茶诸过程当作一件艺术作品呈现。只有好茶与将茶泡好,仅能达到好喝的地步,要能把泡茶奉茶品茶过程当作一件艺术作品呈现,才能达到好喝又好看。有好茶,也把茶泡好了,但夹杂在其他艺术项目之中,即使其他艺术项目处理得很好,茶汤、泡茶也只是其中的一环,如果其他艺术项目处理得不好,茶汤、泡茶就被埋没其间。要将茶道艺术完整地在其他艺术项目纷陈的场合凸显,而且让品茗者能充分体会是困难的。各种艺术同时在一个场所呈现,将这种现象说成是茶席主人才艺纵横是要求不高的评语,事实上只是每项泛泛展示而已。每项艺术都有其独特、而且不藉其他艺术项目就能俱足的呈现方式,如此才能深入、完整地创作,茶道艺术如此、音乐如此、舞蹈如此,创作者如此、参与者亦必须全神贯注。茶道艺术呈现时,创作者及参与者是无暇兼顾其他艺术项目的,创作者无暇从事茶叶、泡法、与茶道方面的解说,品茗者也无暇说话、拍照。茶的好喝与泡茶的好看包括了有好茶、会泡茶,还要会喝茶,而且将泡茶、奉茶、品茶以艺术创作的功力呈现。

为什么茶道艺术要将泡茶、奉茶、品茶视为一体呢?因为如果除掉品茶,仅是泡茶,则只是肢体的表现,只是在舞蹈的领域;若仅是奉茶,或是仍与泡茶结合在一起,也仅是多了人与人的关系,仅属于戏剧的范畴;茶道艺术必须以茶为灵魂,以茶为主轴,泡茶、奉茶都是为茶而做,如此结合才是茶道艺术。

但能不能只是品茶呢?只是把泡好的茶汤端出来呢?不成,那豈不成了罐头茶,罐头茶即使泡得再好也不能算是一件艺术作品,这与一幅画画好后就成了一件作品,运到哪里都还是一件作品不同,茶汤必须现场冲泡、现场取用或奉呈、现场品饮,才是一件茶道艺术作品。

上面对茶道艺术的界定,有人会认为太主观,但如果将茶道艺术界定在茶汤,茶道将变得非常狭隘;如果将茶道艺术界定在泡茶、奉茶,又失掉了茶的灵魂;如果将茶道艺术放在其他的众艺之中(包括装置艺术),茶道艺术将难以独立、难以俱足,无法具备单项艺术应有的条件。(20170307)

刊登20170415《茶道》月刊专栏

下图:作者蔡荣章,漳州科技学院茶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61)

陪茶在壶内浸泡/蔡荣章/20170409

 

陪茶在壶内浸泡/蔡荣章/20170409

让品茗者欣赏完茶的外观,泡茶师站起身来,将茶叶置入壶内、提水壶冲热水入壶、盖上壶盖、按下计时器。泡茶师停止了一切动作,把心放入壶内,站立着陪茶在热水中浸泡。其他品茗者看到泡茶师的这个动作,也都聚精会神地看着茶壶。30秒过去了,泡茶师依然站立着不动,30秒又过去了,泡茶师依然站立着不动,过了一会儿,泡茶师才低下头来看了计时器一眼,接着提起茶壶将茶汤倒入茶盅内。其他品茗者想着自己的疑问,为什么要浸泡那么久?茶汤将是什么样子?泡茶师很认真地泡茶—-。

泡茶师为什么要站立着泡茶?或许椅子不够高,或许他认为站立着更能强调他陪茶在壶内浸泡的作为。

茶叶从茶树上被摘下来,制茶师进一步把它制成了茶,现在泡茶师又将它放入壶内,用热水浸泡着,茶叶正酝酿另一次怎样的生命周期呢?在茶树上的阶段我们称它为鲜叶,经过茶叶制造程序变成了可以泡来饮用的茶干或茶粉,我们称它为茶,饮用时泡茶的人用水浸泡它,让它融入水中,我们称它为茶汤。“鲜叶”要经过多年的生长与所需的资源,“茶”要依赖人与自然条件被创作出来,“茶汤”要在壶内或碗内被水浸泡或加以外力的击打(如抹茶)才得以诞生。茶汤的诞生虽然仅说是被浸泡或击打,这可要水质、温度、器物材质、茶水比例、浸泡时间、打击力度、茶道修养等的融合才得以成就。茶叶在壶内的浸泡有如婴儿在母体的培育,泡茶的人与喝茶的人怎么不屏息以待。

如果泡茶的人与喝茶的人不够用心,赏茶时只是形式地看一眼,泡茶者将热源关闭或打开,大家也没意识到他在调控一个最适当的温度,冲完水按下计时器也只以为在设定一个时间。浸泡期间,泡茶者若也开始将温盅的水到入一个个杯中烫杯、拿起茶巾擦拭桌面的水滴,品茗者更是认定这是茶叶浸泡时的空闲时段,于是开始聊起天、玩起手机、拍起照来,甚至连同泡茶者也高谈阔论起茶与一些八卦的消息。等到浸泡所需的时间到了,泡茶者将茶汤倒入茶盅、将烫杯的水倒掉、将茶分倒入杯,品茗者则继续聊天玩手机,等着泡茶的人将茶送到自己的面前。

这个场景不是讲究泡茶喝茶的人乐意见到的,因为他们不容易在这种状况下喝到好茶,更不用说是享用茶道艺术之美了。有人或许要说,不管大家玩得多吵杂,欣不欣赏我的泡茶,我依然可以把茶泡好,端给他们喝,他们聊完天就会喝我的茶的,我不在乎是仆人泡茶还是艺术家从事茶道作品的创作—-。抛开整体表现的美感不说,不够专心泡茶,一面忙东忙西,只等时间一到把茶倒出,是不可能把茶汤当作是一件作品那么精致地呈现的,说是把茶泡好了,只是粗略地分成好与坏而己。

泡茶师与品茗者不说话专心陪茶在壶内浸泡的时间不要超过二分钟(约已泡了四道),这期间只能有少许的动作如关闭或打开热源,若超过了二分钟,可以再做些备杯的动作,以及说说为什么要浸泡那么久、或再说说这壶茶各道茶汤浸泡时间的曲线,但都不要发展成教学的长篇大论或闲聊。

陪茶在壶内浸泡、泡茶品茶期间不闲聊,都不是教条,而是泡好茶喝好茶的所需,是将泡茶、奉茶、品茶融成一件茶道艺术作品的所需。陪茶在壶内浸泡不只提高了泡茶的专注度,也提高茶是为一件作品被欣赏的事实认定。

刊登20170409《茶道》月刊专栏

下图:作者蔡荣章,漳州科技学院茶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79)

蔡荣章于中国茶叶学会讲述现代茶道思想六项省思 /20170904

 

蔡荣章于中国茶叶学会讲述现代茶道思想六项省思

20170904《现代茶道思想》网编辑室报道

2017年8月27日上午,蔡荣章于浙江杭州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向43位参加中国茶叶学会举

办的第三届茶艺师资培训班学员讲述“当今茶界六个需要省思的观念”:

1.只谈泡茶的人就说他没有茶文化吗

2.茶道是技术与艺术构成的车子

3.茶艺可以分成表演性茶艺与艺术性茶艺吗

4.鉴定杯泡出的茶汤就是标准浓度吗

5.茶叶只是农产品而不能称其为作品吗

6.茶道要有自己的礼仪形式吗

蔡荣章对第一项观念提出了这样的结论:

a.茶文化就是茶的文化

b.茶艺就是茶的艺术

c.茶道就是茶的道,这个道不是社会和谐的道、不是促进世界和平的道、不是茶禅一味的道,是茶的

道。

  (74)

泡茶者的孤独一生/文/许玉莲

現 代 茶 道 思 想 網 創 建 者蔡 榮 章 許 玉 蓮

18814611_1528922347129387_5536186647184228048_o - Copy泡茶者的孤独一生/文/许玉莲

想成为泡茶者(或称泡茶师、茶道艺术家)的人先了解泡茶(包括泡茶、奉茶、喝茶整个过程)工作的真实面貌后,再决定要不要当泡茶者也还不迟。首先,现在讯息的传播非常多而且快,什么地方有优质的原料,或哪一位手上有好的茶与茶器,何处有适合泡茶的水,什么泡茶方法值得参考,很快大家都会知道,只要愿意花点钱,大多能在不难的状况下获得到,虽然不算是“要多少有多少”,但总能找到一些,那些找不到或买不起的,不必太放在心上,因为就算用了最名贵的茶和泡茶器,也不能确保一定得出好茶汤。茶的特质、品茗者的欣赏角度与价格要求不同,以致泡茶者需对当时的条件做出整合,泡出人人都觉得心满意足的茶汤,才是每一次泡茶工作的完成。换句话说,今有些人天天领着一班学生到茶山源头学制茶而荒废泡茶,那是导游,不是泡茶者。专门强调他泡的茶是多少钱多少年的,那他应该是奢侈者才对。

我不认为只有使用高级材料的才是一位好泡茶者,或,经常现身茶、器原料源头搞体验的泡茶者就是一位会泡茶的泡茶者,当然,水、茶、器的品质是否优越对茶汤表现有决定性的影响,但泡茶者是否有本领掌握泡茶技术如:茶水比例、水温与浸泡时间却是绝对可分出胜败的关键。泡茶者对各种材料要认识和熟悉,不过却没有天天到茶山种茶、采茶、制茶的必要,比方茶树品种可分为大叶种、中叶种与小叶种,在冲泡使用大叶种原料制成的茶叶,香味上是会显得较为强劲的,相同条件之下泡,茶量可放少一些,如茶叶一样多,则浸泡时间应缩短。还有,同一个山头的茶,向阳的山坡生长的茶会比背阳者在香气的含量与强度要佳,因为日温差大者有利于香物质的形成,那么,泡茶者拿到茶叶阅读它时,需在极短时间内就判断好何者向阳何者背阳,应如何调整属于香气高的茶之泡法。同样的,制作器具的泥矿开采可交给矿业的专业人士,水源也有相关的工程与管理,泡茶者不必天天到现场监督,泡茶者要在拿到水或器后懂得判断与改善水质的方法、茶器质地与茶汤的关系、不同质地如何影响“传热”与“散热”的速度又如何影响了水温高低的要求又如何决定浸泡时间的长短,这已经跟材料是否正统、是否名贵罕有无关,茶汤的不同它唯一的差别只剩下冲泡技术,再了不起的茶,也有人泡得好有人泡坏了。

因此,泡茶者的工作是长期在泡茶席上孤独的度过的,无论有无人喝茶、多少个人喝茶,泡茶者必须将“把热水倒进去再倒出来”的泡茶喝茶过程练习到是体能可负担的地步,即学会了“技术”,像学会用钢琴弹音符,学会瑜伽“拜日式”一整组十二个动作,之后进入讲究深度、速度、柔软与精准的阶段,泡茶前满脑袋其实都已经估算好所有的时间,达每一个步骤都不允许产生失误的地步的,它看似简单,因所需的程序并不复杂,无非来回数次把一个液体在不同的时间转移去不同的空间,但练一次与练一百次是肯定不一样的,它的不一样之处,是让肉体自然反应的去完成所有泡茶动作,甚至到可以洞悉、分辨出一克与二克茶叶的重量,一秒半秒之间的差距。不管泡茶者泡了二年、十年、三十年,泡茶的程序仍然是置茶、倒水、出汤、奉茶、喝茶,并没有另外别的什么技术。

(中国茶道杂志2017-03-15)

许玉莲

 

 

  (144)

如数如是激荡的茶汤作品创作/文/许玉莲

 

現 代 茶 道 思 想 網 創 建 者蔡 榮 章 許 玉 蓮

许玉莲茶道如数如是激荡的茶汤作品创作/文/许玉莲

我们严禁任何人进入泡茶师的茶席“玩泡茶”,或随便伸手就抚弄泡茶师席上的茶具,大人与小孩都不准,如为了上课实习的需要,安排另一些茶席让学生使用。要是考试或比赛的茶席呢,评审员可随意碰触茶具拿上来观看了吧?但我们认为评审员应下功夫,将看茶具的眼力培养好,集中火力瞄几眼就看明白,而不必对茶具动手动脚骚扰泡茶师。

很多人说“泡茶师真小气,我们只是好奇摸摸而已;我们就是想让小孩玩一玩而已,何必如此严肃伤了彼此和气”。可是,茶席和茶器不是玩具,像书法家的笔墨纸、音乐演奏者的乐器、厨师的刀、插花者的花,这些器物都必须由赏识它的人们用于创作。泡茶师与茶具彷如知音,人与物间有“把茶泡好”的共同心意,故此,茶席像是泡茶师躯体的一部分,那些茶与壶只听我们的话,其他人是无法驾驭的。更何况属于表现特殊技艺的器物与用法,旁观者一时三刻要学会也并非那么容易,贸贸然动手抓取他人的专用物品来玩弄,难道不应为自己轻率的态度感到抱歉,却反过来要求人家需对他的“和睦氛围”负责。

拿钢琴来说,钢琴师都会非常注意弹琴时手指甲不能过长,以防键盘受损伤;不能随便就掀起琴盖,这样很容易将尘土飘落到琴键上和键缝中,对钢琴是有害的;钢琴表面也时时要保持十分干净,包括不要有手印;钢琴还要减少震动以避免音律不正或产生杂音,雇佣钢琴调音师的开销相当昂贵;所以钢琴师们非常不乐意让人碰自己的钢琴,除了是旁观者不懂其中窍门之外,钢琴师与钢琴朝夕相对早已成为好朋友,实在不忍心看到好朋友被乱摸乱按。此观念在茶道中也如此,茶席上的某茶可能是一个比大家还要老的六堡茶老人家、某壶是与泡茶师彼此相爱、一起共度每一天同甘共苦的知己,岂容人人伸手就抓?对物轻慢无礼当“玩具”,只要自己高兴玩就玩,这种态度是有点不对劲呀。不懂得尊重某些物品属于别人时就不能随意拿取,要先征得对方同意,即使对方不同意让你碰触,你仍然尊重对方的意愿,那才叫和美呢。

常看到一些古代茶画,大多显示了茶席中煮水、烹茶者是代劳仆人,喝茶者皆为其老板与朋友,换句话说那些茶器都属于喝茶者而不是烹茶者的,故他们边喝茶边任意把玩,好像也不好意思说他们。现今更有任由路过者或喝茶者随手玩玩或取拿茶器的地方,那是销售茶叶茶具的茶行,很多茶博览会上也流行茶艺体验让大众东摸摸西摸摸拍照贴网,都属于行销手段之一。

我们说的是任何正式呈献茶汤作品的场合,由专业泡茶师掌席的茶席:泡茶师知道好茶叶好茶器长什么样子,看透了各个茶叶的茶水比例怎样才叫完美,对水温、注水、浸泡时间、出汤的时间掌控已到了让人着迷的地步;这一些泡茶师进行整个泡茶、奉茶、喝茶的过程等同在创作一个作品;这一些作品从现场空气、光影、声音、物物、人人、人物慢慢收拢至一席一人一手一壶一叶一滴水的焦点中,又从一杯茶汤扩散至眼、耳、口、鼻、心肝、脾肺、手指头、脚板、脑勺头顶、魂魄至人物、人人、物物、声音、光影、空气,如数如是激荡几个回合至结束,除非泡茶师精心地加以調整,否则整个过程无法让人感受波动就无所谓茶汤作品,这就是我们不允许你玩弄泡茶师的茶器之原因。

(中国茶道杂志20170215)

1a广州许玉莲茶道课程

 

 

 

  (142)

什么时候喝茶不可以说话/文/蔡荣章

現 代 茶 道 思 想 網 創 建 者蔡 榮 章 許 玉 蓮

蔡荣章

什么时候喝茶不可以说话/文/蔡荣章

20170630茶网专栏

喝茶不是就是要说话,有什么时候是喝茶不可以说话的吗?听音乐、看戏都是休闲活动,都是可以聊天说话的,不是吗?说到这里,这可要看情况而定,在音乐厅欣赏音乐是不可以说话的,在剧院欣赏歌剧是不可以说话的,即使是野台戏,当大家看得入神、听得入神的时候,你在旁边说话是惹人嫌的。这样说来,还有什么场合是可以说话的呢?好像没有了。我们不能说:用餐的时候搭配的歌唱或表演是可以一面用餐一面高谈阔论的。我们常有这样的经验,但那是值得享用的一种娱乐方式吗?我们真的可以从那里享受到什么美感吗?我看还是等吃过饭再专心听歌看戏吧。你或许要说:这种场合所呈现的演出就是要用这种方式欣赏的、这是民间的一种生活方式。我持保留态度,我赞成茶馆的那种听歌看戏方式,但不喜欢在用餐时演出。茶馆里的演出虽然也是边听边看边喝,但有兴趣的人才会选择这个时段,是不太聊天的,要谈事情会叫到一边去。但用餐时间是把歌唱、演出当作一道菜一样的端上桌面,可以先吃这一盘,也可以先吃那一盘,那样的节目就太糟蹋演出的人员了。

茶道是不是也曾沦为刚才所说的那种边吃饭边做茶艺表演的状况呢?我们都曾经历过,我们都曾扪心自问过,我们不要将茶道做如是的安排,我们也不要将音乐、戏剧做如是的安排。我们并不是说茶道一定就是要唯我独尊,但是当你专心留意泡茶、专心欣赏茶汤时,根本无暇去说话,别人找你说话你都会觉得讨厌。

但是喝茶在两种情况之下是一定要说话的,第一,谈生意、聊天的时候。这时喝茶只是配角,即使邀请一位泡茶高手在旁边泡茶亦是如此,这时候的主要工作是谈生意、聊天,泡茶的人不可以只想要表现他的泡茶艺术,别人不关注他泡茶、不赞赏他的茶汤他就不高兴。第二,介绍茶叶、讲解茶道的时候,不论是在商场、家里、或是课堂。这时候讲话的人可能一边泡茶、一边奉茶,一边说着、讨论着这些话题。除了以上这两种场合,剩下的就只有专心喝茶了,专心欣赏泡茶、专心体会奉茶、专心享用茶汤,这时候我们不需要去操心这叫什么茶名、操心同席的人是不是知道你是茶叶专家。这时我们需要的是专心观察泡茶的人怎样泡茶、专心欣赏这泡茶的味道与个性,没有时间从事任何社交工作。

总经理室的接待泡茶可能是属于第一种场合,茶叶卖场为买茶的客人泡茶可能是属于第二种场合,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绝对是第三种场合。

 

  (127)

蔡荣章说明:如何从教学上促使学生成为将来茶界的领军人物

現 代 茶 道 思 想 網 創 建 者蔡 榮 章 許 玉 蓮

 

蔡荣章茶道1

蔡荣章说明:如何从教学上促使学生成为将来茶界的领军人物

台北市茶艺促进会组织20人的天福茶文化之旅,2017.06.03抵达天福石雕园,2017.06.04参观天福茶博物院与漳州科技学院,拜访茶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兼图书馆馆长蔡荣章教授。

蔡荣章主任于图书馆五楼的知识广场接待大家,接受大家的提问,并说明如何从教学上促使学生成为将来茶界的领军人物。蔡教授强调茶道思想的重要,因为观念对了,才能将茶文化带往正确的道路。如做好茶、卖好茶、泡好茶、喝好茶的重要,做到了这几点,才有好的茶叶作品,才能产生好的茶汤作品,喝了才令身心健康,结果才能兴旺茶的产业。如建构好茶道艺术的独立价值,才不至于要依赖其他艺术项目,茶道才会受到各界的肯定。

蔡荣章茶道2

蔡荣章茶道3

 

  (360)

茶叶是作曲,泡茶是演奏 /文/ 蔡荣章/20170315

現 代 茶 道 思 想 網 創 建 者蔡 榮 章 許 玉 蓮

 

蔡荣章茶叶是作曲,泡茶是演奏 /文/ 蔡荣章/20170315

有人说:茶都做好了,泡茶还能改变了它什么?不是什么茶就是泡出什么茶汤吗?又说:只有茶的好坏,没有茶汤的好坏。这些话的对错姑且不说(事实是错的),但都扯到了茶、泡茶、茶汤的关系。

如果说茶叶(指茶干)只是泡茶的原料,茶汤才是成品,那未免小看茶叶了,茶叶是要专业的技术与天赋才能成就的,制茶的人必须精通茶青、萎凋、发酵、杀青、揉捻、干燥、入仓等知识与技术才能完成“茶叶“这件作品,制茶师傅是倍受尊崇的,茶叶应该被视为是一件作品。原料与作品不同,原料天生的成分化较多,作品加入了很多创作者的精力与意志。

茶汤也不能只看作是茶叶挤出来的汤,就如同橘子挤成汁ㄧ样。要把茶汤泡好,必须对茶叶、泡茶用水、茶具、水温、茶水比例、浸泡时间等有深刻的理解,进一步还要将泡茶、奉茶、茶汤当作是艺术的呈现,融入美学的元素。所以茶汤的产生也是一件作品的创作。

我们应该把“茶“的原料往前推到茶青,茶青的好坏就如同橘子,有品种好坏之分、有栽培方法优劣之分、有环境气候条件之分,但人力塑造的成分不多。茶青可以说是原料,然而茶叶就不同了,从茶青变成茶叶是茶另外一个生命的诞生,这个新生命的优劣百分之八十依赖制茶师的功力。

从茶叶变成茶汤不是只像橘子挤成汁,是如同茶青变成茶叶,是茶的另一次生命诞生。茶的鲜叶在茶树上成长到我们需要的程度,被采下作为茶的原料,这茶青是茶的第一个生命周期,茶青被制成可以泡来饮用的茶叶,是茶的第二个生命周期,从茶叶要变成可以被饮用的茶汤,要泡茶者注入心血的,甚至还要让自身饱赋美学与艺术的细胞。茶的第一个生命周期造就的是原料,第二个生命周期的茶叶与第三个生命周期的茶汤都要被视为是“作品的创作”。

那茶叶与茶汤这二件作品的关系如何?茶叶就像音乐的作曲,茶汤就像音乐的演奏(含歌唱)。要有好的作曲才会有好的音乐, 有了好的作曲,没有好的演奏也是听不到好音乐的。茶叶做得很好了,但没有懂得泡它的人,好茶也只有空藏瓮底,遇到不会泡茶的人,好茶也只好忍痛牺牲。会泡茶的人可以把茶叶作品表现得更好,也可以把茶叶作品从事第二次的创作,这时成就的茶汤可能比原先的茶叶作品更有魅力,因为加进去了泡茶者的力道,也可能发掘了原先茶叶作品可以再创造的另一种滋味与风格。

但是没有好的茶叶作品,就难为无米之巧妇了。没有好的茶叶,茶道艺术家无法产生、茶道艺术无法形成。

将制茶视为是ㄧ件“茶叶作品”的创作、将泡茶视为是ㄧ件“茶汤作品”的创作。不要让制茶只停留在农产品加工的印象, 不要把泡茶只当作是把茶汤挤出来的劳务。“茶叶作品的创作”与“茶汤作品的创作”是茶文化极待建立的两个观念。

20170315中国《茶道》杂志专栏刊登

  (176)

“标准答案”伤茶道/文/许玉莲/20170110

現 代 茶 道 思 想 網 創 建 者蔡 榮 章 許 玉 蓮

 

许玉莲

“标准答案”伤茶道/文/许玉莲/20170110

常常有人感叹喝不懂茶,也看不懂泡茶谁泡得好谁泡得不好,对茶道艺术究竟包括什么内容更觉陌生,这是由于茶界教育一直以来都习惯由老师或前辈告诉学生标准答案,学生热衷于接受所谓的“标准答案”,既不需要提出问题,更没有勇气去质疑老师给出答案的权威,因为背诵标准答案者才会考试过关或于职场获得重视,养成大家说不出自己内心真实看法的惰性,还以为人云亦云的答案就是专业,一旦他接触到的茶道超出他所知道的标准答案,他就无法思考。

就茶道艺术的表现来说,要以茶汤所呈现的内容作为评审它表现得好不好的内容,茶汤内容包括了汤味道、选茶、茶器的适合性、水质、烧水方式、水温如何影响茶的风格、如何准确拿捏浸泡所需时间等很多的不同状况,泡茶师采用了怎样的有效的对策的智慧,品茗者要会欣赏泡茶师在什么地方用了心费了力;比如泡茶师拿到一个五元的茶,他呈现出来的茶汤作品可媲美十元的那个,我们就要给他高分,不以色香味不在“标准字眼”内而将它打下去;比如泡茶师没有双手扶着肚子做鞠躬状不要扣分,对他人表示友善和尊敬不是非得这样做不可的。但现在大家喝茶,一旦没有一张细明表一项一项说明:那项做错的要扣分,那项好的要加分;他根本喝不出所以然亦不敢开口说话。

我们如何去欣赏与判断一位女士长得美不美丽呢?请美发专家来审评她的发质与发型25%、皮肤专家来确定她的肤质25%、营养学家来审评她的肌肉和体态25%、面相专家来分析她的脸容25%,然后将几位专家各自负责打的分数加起来,总和最高为最美?或准备一张美丽标准扣分表,内容就说:身高少过164cm扣5分、“方”脸型扣10分、胸围不达84cm扣20分等,一项一项这样扣下去,被扣得最少的就是最美的?要是真这样,选出来的只是一具符合数字标准的人体罢了,而非人,身高154cm的美丽人儿并不缺,何况人是有个性的,美丽当然也必须包括她的内涵、气质、教养、价值观等。并且,无论外相与内在,不能只有唯一的一种美的标准而已,比如有人说女性美丽的标准等于绝对地必须皮肤白皙、绝对地必须性格柔顺,才叫做美;如果这样,则变成是一种贴标签的主观了,就会将好好的一个人掐死在那边。

如果要为泡茶的比赛或考试做份评分标准,首先评审人员就别分成一块一块的:茶器找陶艺作者评、礼仪找空中小姐评、茶汤找评茶专家评、设计师来评空间……这是不完整的,这等于茶人们将自己的话语权交出去给与茶道无关的领域,不懂泡茶、喝茶、茶道的人本不应来当评审。当欣赏一幅绘画时,难道要找一个颜料专家来评色彩、裱画专家来评纸张与画框的技术、另一专家评线条?这样子的评审方法糟糕透了,像瞎子摸象。赏画也好,赏茶也好,不能只是看看作品表面而已,例如:茶汤份量太少,持壶姿势有点不一样、泡绿茶没有用盖碗,就要扣分。大家以为教条这样列出来才有了依据,才能叫人信服而不是凭个人偏好,但我们面对一件茶汤作品时,如果只按照专家在书本上写的字眼,非要贴近文字描述不可,茶道艺术的丰富性就被限制住了。

称职的泡茶评审者他要不断从观赏艺术品中累计个人的“艺术经验”,从各种艺术项目如茶道、音乐、雕塑、歌舞、画作等吸取养分、培养观点,当他养成一种“看见”的能力,他甚至可以从生活里的一朵云飘过、穿一双帅气的鞋子、扶桑花的绽开、煮一碗面的周遭事物,也能找出一些有趣可爱的“道”。

(刊登中国茶道杂志20170110)

 

  (180)

看茶做茶的“消”与茶叶标准的“长”/文/蔡荣章/20170111

泡茶师考试蔡荣章

看茶做茶的“消”与茶叶标准的“长”/文/蔡荣章/20170111

在多次茶王赛的颁奖仪式上都听到评审人员在做审评报告时,提出了他们对获奖茶的审评标准:我们工夫红茶组要求外形细紧或紧结重实,露毫有锋苗,色乌黑油润或棕褐油润显金毫,匀整,净度好。汤色要求红明亮。香气要求嫩香,嫩甜香,花果香。滋味要求鲜醇或甘醇。叶底要求细嫩或肥嫩,多芽或有芽,红明亮。另外绿茶组有绿茶得以获奖的标准、黑茶组有黑茶得以获奖的标准—-。

这些获奖茶的要求标准都是茶叶专家的意见,甚至列为必须的标准,一般从业人员或喝茶者是要奉为圭臬的,遇到茶就拿这些描述来比对,差距愈大就是等级愈差。这个现象在茶叶评比上最少产生两个后果:一是平行差距稍大的茶(是类型的不同,不是上下质量的好坏差距)就不敢放在一起比赛,如乌龙茶组要求要清香,稍为焙一点火就认为不符合本次比赛的要件而无法参赛,唯恐遇到质量好,但又不符合本次比赛所要求的清香,怎么办?如果这样的案例多了,下一次比赛就会有人建议增加乌龙茶熟香组,结果又要等待优等熟香乌龙茶的茶叶标准产生。如此下去,组别的分割是没完没了的。第二个后遗症是评审人员受“茶叶标准”的影响太大,不敢接纳新的“好”,本来标准是由茶叶产生,现在反过来是标准指导了茶叶的生产。在茶的品饮上,第一个后遗症是大家依“茶叶标准”喝茶,只要符合茶叶标准的茶,大家喝了就要觉得好,忽视了自己的判断力。当喝到一款不是茶叶标准所描述的好茶时也不敢大叫,因为不符合即定的茶叶标准。这样的影响之下,制茶界不敢“看茶做茶” ,不敢发揮自己的创作力,只朝茶叶标准去做了。

再说,这番影响之下,泡茶的人也会倾向茶叶标准泡茶,本来泡茶应该也是“看茶泡茶”,然后融入自己的风格,但一旦有了茶叶标准在前面作为指标,泡茶的方法就容易朝“实现茶叶标准”去做,结果泡茶、喝茶所在的茶道艺术就被压在箱底而无法发挥。

我们想想如果绘画也有油画标准、水墨画标准,音乐也有音乐标准、文学也有文学标准,(这是有可能产生的,身边不难发现这样的例子,只要一办比赛、一制订政策,都容易有类似的规章出现。)绘画、音乐、文学还成其什么艺术?要一位画家依美术标准去构图、去用色、去表现情感与内容,真正有艺术概念的人会发疯的。

茶叶、泡茶还没有普及到艺术的阶段,有了“茶叶标准”与“泡茶标准”,大家还会觉得有所遵循,认为是进步的现象。在茶叶评比与泡茶比赛时,大家还要依赖这些标准打分数,否则大家会认为分数打得没有依据,评出的结果不够客观。当茶道艺术进展到成熟的时候,大家要依据的只是茶叶与泡茶、奉茶、茶汤在色香味性上的美与内涵,没有“标准”的限制。

市场上有各种商品的标准,如茶叶有绿茶、红茶、黄茶、白茶、乌龙茶、黑茶、花茶、紧压茶、袋泡茶、粉茶等标准,还有细分类与质量等级的标准,这在方便市场流通与保障消费者上有其效用。但生产者、设计者、享用者不应该受其束缚而不敢将之设计得超越实用性的美,或不敢将乌龙茶做成片状。当有一款茶看是应该用高温冲泡,我们就不必担心得出的茶汤不是茶叶标准上所描述的。

20170111中国《茶道》专栏完稿

蔡荣章

 

 

  (229)

茶道艺术为何定位在泡茶、奉茶、品茶/文/蔡荣章/20161211

蔡荣章茶道艺术为何定位在泡茶、奉茶、品茶/文/蔡荣章/20161211

茶道艺术是指哪些内容的呈现?不同的定位会造成不同的呈现方式,而且正误也从此产生。第一,如果是指茶席与品茗环境,那大家就会尽情地钻研茶桌、桌布、茶具、服装等的搭配及周遭环境的布置,认为好的空间呈现才是茶道艺术。这是第一种定位,也是第一个错误。第二,如果是指茶与其他艺术的结合,那大家就会将音乐、插花、焚香、挂画、舞蹈、吟唱等加到茶席与泡茶过程中,认为缺少了这些,泡茶喝茶就变得不够艺术了。这是第二种定位,也是第二个错误。第三,如果茶道艺术指的是茶道精神,指的是修身养性及做人处事的道理,那大家就喜欢穿上道袍、取用很多禅修的手势与典故,认为这才是茶道的精髓。这是第三种定位,也是第三个错误。第四,如果将茶道艺术定位在泡茶、奉茶、品茶,那人们就会专注到泡茶的本身、茶与人的关系、茶叶茶汤及叶底的欣赏,认为茶道艺术要从茶的本身去追求,艺术与思想就在其中。这是第四种定位,是正确的定位。

因为有人误以为泡茶、奉茶、品茶没有什么好看与享用的,结果就有了上述那么多茶以外的附加物与大道理来帮助茶成就艺术。事实上茶道艺术必须以“自己”为呈现的形式与内容,不假手他人;其他艺术如音乐、舞蹈、绘画、文学等也各有它们俱足的本色,不依赖其他艺术项目或这些项目共有的“修身养性及做人处事的道理”来帮腔。依照上述的思路,茶道艺术只能以茶本身的艺术性来呈现,包括好的茶、精湛的泡茶技术、心无旁骛地奉茶、懂得“色香味性形”地喝茶。

进一步探讨,为什么是定位在泡茶、奉茶、品茶呢?因为茶道艺术的媒介就是泡茶、奉茶、品茶,不是音乐、不是插花。其中“泡茶”用以创作茶汤作品,茶汤作品的完成除了看与闻外还要把它喝了,这是“品茶”,作品创作与品饮之间会有“奉茶”,不只奉茶给别人也奉茶给自己,奉茶不只表现了人与人、人与物的美,也影响了茶汤的品饮效果。以上是茶叶泡饮的全部过程,这个过程不只完成了茶干、茶汤、叶底的欣赏与茶汤的享用,还产生了人、物间的情感与往来,都是茶之美与思想藉于呈现的媒介。

为什么不定位在单纯的茶汤呢?这样的茶道艺术,其纯度不是更高?没有错,泡茶、奉茶都是肢体的呈现,如果没有“为茶服务”的意识贯穿其间,很容易流于动作的表演。但茶道艺术要现场冲泡、现场呈献、现场品饮来完成,三项结合才是茶道作品的全部。

茶道艺术由泡茶、奉茶、品茶组成的观念可以用歌剧来对照说明。音乐是歌剧的主轴与灵魂,但是它又要简单的戏剧演出与文学(即唱词)来协同呈现,如果将戏剧演出与唱词的传意去掉,就变成纯音乐了。茶道艺术是泡茶、奉茶、品茶协同呈现,但是以茶汤为主轴,如果不是为茶而做,泡茶就只变成肢体的表演,奉茶只变成表现人际关系的戏剧,要泡茶、奉茶、品茶协同呈现,而且为茶而做,让人喝进肚里,欣赏与享受到茶汤、欣赏与享受到这一连串动作所呈现出来的美感与意境,这才是茶道艺术。

中国《茶道》月刊专栏(20161211)

蔡荣章茶

 

 

  (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