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茶道艺术

2017第十六届国际无我茶会于10/24~10/29在台湾举行(之四“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的举行) 文/许玉莲

2017第十六届国际无我茶会于10/24~10/29在台湾举行(之四“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的举行)

文/许玉莲

第十六届国际无我茶会举办期间,主办方于2017-10-26亦慎重举行一场“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的茶盛宴,让大家享受并交流。(上图:作者以品茗者参与茶会,茶会完毕合影)

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是一种正视茶汤在茶文化上的绝对地位的茶会形式。由蔡荣章和许玉莲自2011年开始研讨,记下可行的方法,并在福建,马来西亚,台湾等地实践与授课。2016年他们将将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的文稿结集出版,使此项茶会形式有机成长。

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析义如下:

茶道-喝茶的方法、审美、思想;

茶道艺术-以泡茶、奉茶、品茶所呈现的艺术;

茶道艺术家-能将茶道艺术表现得很好的人;

茶汤-将茶叶用水浸泡或搅击成的液体;

茶汤作品-被视为是一件作品的茶汤;

茶汤作品欣赏会-包括泡茶、奉茶,以茶汤作品为核心所进行的茶会。

2017-10-26当天08:00~10:30,主办方共开了三十席,大家穿着正式,抽签席位入场,茶道艺术家则在休息室静候开场,“砰砰砰砰”四声锣声响起,表示时间到了,三十位茶道艺术家才步入茶席中展开茶汤创作。参与者都专注在整个泡茶,奉茶,喝茶过程,与泡茶者共同创造茶道作品。

 

 

  (56)

 泡茶者进场与退场的境地/文/许玉莲/2017-06-15

 

 泡茶者进场与退场的境地//许玉莲/2017-06-15

茶道艺术家进行茶汤作品发表时,要知道茶汤作为一件艺术品大前提是必须有人将之品饮,所以作品完成会有许许多多品茗者参与,如何让人们理解茶道艺术家在进行着什么,如何让品茗者乐于听从整个茶汤作品创作程序旋律并追随,如何让品茗者加入成为茶道艺术一份子,茶道艺术家有责任引领、并且要将从A地(现实生活)到B地(通过茶汤作品创造的新境地)「手续」说清楚。

泡茶师要勇于表明立场,所谓立场即针对将要冲泡之茶叶有充分了解,知道要怎么冲泡怎么品赏它,才能将其本质表现得一百分,为了要将这美丽茶汤精炼出来给大家享用,故此整个茶会一切有形、无形法、时间、人物都得听他调度。如此,泡茶才能升华成茶汤作品,泡茶师才能升华至茶道艺术家。

茶道艺术家掌席、泡茶,呈献茶汤作品的品茗会,首先要安排进场与退场规程。茶会开始前把茶席设置完毕,让泡茶师等在席上至一位一位客人入座了才开始泡茶不是好办法,那是负责带位、公关、寒暄的工作。一般做法是在泡茶前将茶席整装完毕就躲起来,直至茶会开始,泡茶师一入席即开始泡茶,这样有点生硬,与物与人的感情还没投入,像工作似的。

泡茶师进场,不是说把进场仪式包装得有声有色,有音乐伴奏的那样子就够了,也不是拿着一盘漂亮的花、提着一盏古董灯笼,风姿绰约走入茶席就完了,这些动作与茶无关,对品茶一点帮助都没有。

泡茶师要怎么进场呢?泡茶环境打扫、布置好后,摆上泡茶桌、椅子、储柜、屏风等(如需要),泡茶桌如要桌巾可预先铺上,设置至此先告一段落,等品茗者入座。茶会时间到了,泡茶师拿着自己的茶具进场,可作如是安排:主茶器如壶、茶海、杯子收入一托盘或篮子,另一盘置辅茶器如茶匙、杯托、茶巾等,最后一套是煮水器,如煮水器有点笨重或移动不便,可省略进场,预先摆入泡茶席。

茶器收纳要有一定上下或里外次序,根据摆放的前后次序决定它位置,如壶垫要放在最外面,接着才是茶壶,以此类推,这样从篮子把茶器取出时就不会乱,第一步从最外面取出壶垫,放在茶席,第二步取出茶壶,置放壶垫上,壶若有布袋包裹,小心打开,取出后,把布袋折叠整齐收回篮子里。主茶器布置完毕,收下篮子,将辅茶器一件一件取出置放茶席上,摆在最远位置的茶具要先从托盘中取出,依序从远至近,放好了收下托盘,最后备水煮水。这样一步一步进入泡茶状况,牵动着品茗者的心慢慢专注在茶道上,那才叫美呢。

退场要怎么做?品茗到最后,清水也喝了,茶渣也看了,将器具做初步清理,取出装主茶器的篮子,依先出后进序把壶、茶海、茶杯等一一收进去,接着将辅茶器也一一收进托盘,站起来把刚才自己带出来的茶器收进去后台,先捧起辅茶器之托盘离席,过了一会,再出来将主茶器的篮子带走,最后再一次出茶席来,与大家相看一眼,点头告别结束。有这样子一丝不苟的前后呼应,有这样子对茶对人的依依不舍,那才叫好呢。

为什么要说这些,因为泡茶师如缺乏定力与气魄罩住茶席上茶、器物、人与时间,全场气流便不跟着他的节奏走,主要人物荒腔走板没能引导品茗者者进入应该有的旋律,喝茶者看不出茶汤创作的需要,也就没办法配合,其「茶汤作品」遭漠视便是理所当然的事。

(刊登中国《茶道》杂志)

 

 

  (75)

茶道艺术是车子,修身与处事是车道/蔡荣章/20170825

 

茶道艺术是车子,修身与处事是车道

蔡荣章

 

1.茶道艺术是技术与艺术构成的车子。

2.车子由底盘(技术)与车厢(艺术)构成。

3.茶道艺术由泡茶技术与艺术构成。

4.各种艺术(如音乐、绘画、舞蹈—-)是各款的车子。

5.各种艺术的“修身与处事功能”是车道。

6.车道是各款车子都可以走的道路。

7.茶道艺术不是由“泡茶技术”和“修身处事功能”组成,也就是说不是由“底盘”与“车道”组成(然而是很多人对“茶道艺术”的误解)。

8“技术”加“艺术”的“茶道艺术”,如同音乐、绘画、文学一样,自然可以走出它自己的“修身处事功能”。

20170825现代茶道思想网专栏

下图:作者蔡荣章,漳州科技学院茶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87)

茶道艺术家怎么呈现喝茶之美/蔡荣章/20170415

 

茶道艺术家怎么呈现喝茶之美

蔡荣章

 

“茶好喝吗?”

“好喝”

“没什么好喝的”

“喝不懂”

喝不懂是关键,如果喝懂了,不是觉得好喝就是觉得不好喝,但是通常都是不求甚解,经常喝到好茶就认定茶是好喝的,经常喝到不好的茶就认定茶是不好喝的。从茶道艺术的立场,并不是要大家都认为茶好喝,要好茶、泡得好,才会好喝,不是好茶、泡得不好,是谈不上茶道艺术的。

“泡茶好看吗?”

“没什么好看 ”

“要有其他项目才好看 ”

“我看过好看的 ”

不是深懂茶道艺术的人,泡起茶来确是没什么好看。若是加上其他的项目,诸如泡茶者的打扮、茶席上的配乐、插花、挂画、舞蹈等,有些人会觉得有看头,但如果不是处理得好,也不见得好看。“我看过好看的”,这说明另有一些泡茶是让人爱看的,可能是噱头十足,让人看得目不转睛,可能是茶道艺术家在进行着茶道艺术的展现,深得人心、耐人咀嚼。

泡茶要好喝、好看,必需要有好茶、泡得好、把泡茶奉茶品茶诸过程当作一件艺术作品呈现。只有好茶与将茶泡好,仅能达到好喝的地步,要能把泡茶奉茶品茶过程当作一件艺术作品呈现,才能达到好喝又好看。有好茶,也把茶泡好了,但夹杂在其他艺术项目之中,即使其他艺术项目处理得很好,茶汤、泡茶也只是其中的一环,如果其他艺术项目处理得不好,茶汤、泡茶就被埋没其间。要将茶道艺术完整地在其他艺术项目纷陈的场合凸显,而且让品茗者能充分体会是困难的。各种艺术同时在一个场所呈现,将这种现象说成是茶席主人才艺纵横是要求不高的评语,事实上只是每项泛泛展示而已。每项艺术都有其独特、而且不藉其他艺术项目就能俱足的呈现方式,如此才能深入、完整地创作,茶道艺术如此、音乐如此、舞蹈如此,创作者如此、参与者亦必须全神贯注。茶道艺术呈现时,创作者及参与者是无暇兼顾其他艺术项目的,创作者无暇从事茶叶、泡法、与茶道方面的解说,品茗者也无暇说话、拍照。茶的好喝与泡茶的好看包括了有好茶、会泡茶,还要会喝茶,而且将泡茶、奉茶、品茶以艺术创作的功力呈现。

为什么茶道艺术要将泡茶、奉茶、品茶视为一体呢?因为如果除掉品茶,仅是泡茶,则只是肢体的表现,只是在舞蹈的领域;若仅是奉茶,或是仍与泡茶结合在一起,也仅是多了人与人的关系,仅属于戏剧的范畴;茶道艺术必须以茶为灵魂,以茶为主轴,泡茶、奉茶都是为茶而做,如此结合才是茶道艺术。

但能不能只是品茶呢?只是把泡好的茶汤端出来呢?不成,那豈不成了罐头茶,罐头茶即使泡得再好也不能算是一件艺术作品,这与一幅画画好后就成了一件作品,运到哪里都还是一件作品不同,茶汤必须现场冲泡、现场取用或奉呈、现场品饮,才是一件茶道艺术作品。

上面对茶道艺术的界定,有人会认为太主观,但如果将茶道艺术界定在茶汤,茶道将变得非常狭隘;如果将茶道艺术界定在泡茶、奉茶,又失掉了茶的灵魂;如果将茶道艺术放在其他的众艺之中(包括装置艺术),茶道艺术将难以独立、难以俱足,无法具备单项艺术应有的条件。(20170307)

刊登20170415《茶道》月刊专栏

下图:作者蔡荣章,漳州科技学院茶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72)

泡茶者的孤独一生/文/许玉莲

現 代 茶 道 思 想 網 創 建 者蔡 榮 章 許 玉 蓮

18814611_1528922347129387_5536186647184228048_o - Copy泡茶者的孤独一生/文/许玉莲

想成为泡茶者(或称泡茶师、茶道艺术家)的人先了解泡茶(包括泡茶、奉茶、喝茶整个过程)工作的真实面貌后,再决定要不要当泡茶者也还不迟。首先,现在讯息的传播非常多而且快,什么地方有优质的原料,或哪一位手上有好的茶与茶器,何处有适合泡茶的水,什么泡茶方法值得参考,很快大家都会知道,只要愿意花点钱,大多能在不难的状况下获得到,虽然不算是“要多少有多少”,但总能找到一些,那些找不到或买不起的,不必太放在心上,因为就算用了最名贵的茶和泡茶器,也不能确保一定得出好茶汤。茶的特质、品茗者的欣赏角度与价格要求不同,以致泡茶者需对当时的条件做出整合,泡出人人都觉得心满意足的茶汤,才是每一次泡茶工作的完成。换句话说,今有些人天天领着一班学生到茶山源头学制茶而荒废泡茶,那是导游,不是泡茶者。专门强调他泡的茶是多少钱多少年的,那他应该是奢侈者才对。

我不认为只有使用高级材料的才是一位好泡茶者,或,经常现身茶、器原料源头搞体验的泡茶者就是一位会泡茶的泡茶者,当然,水、茶、器的品质是否优越对茶汤表现有决定性的影响,但泡茶者是否有本领掌握泡茶技术如:茶水比例、水温与浸泡时间却是绝对可分出胜败的关键。泡茶者对各种材料要认识和熟悉,不过却没有天天到茶山种茶、采茶、制茶的必要,比方茶树品种可分为大叶种、中叶种与小叶种,在冲泡使用大叶种原料制成的茶叶,香味上是会显得较为强劲的,相同条件之下泡,茶量可放少一些,如茶叶一样多,则浸泡时间应缩短。还有,同一个山头的茶,向阳的山坡生长的茶会比背阳者在香气的含量与强度要佳,因为日温差大者有利于香物质的形成,那么,泡茶者拿到茶叶阅读它时,需在极短时间内就判断好何者向阳何者背阳,应如何调整属于香气高的茶之泡法。同样的,制作器具的泥矿开采可交给矿业的专业人士,水源也有相关的工程与管理,泡茶者不必天天到现场监督,泡茶者要在拿到水或器后懂得判断与改善水质的方法、茶器质地与茶汤的关系、不同质地如何影响“传热”与“散热”的速度又如何影响了水温高低的要求又如何决定浸泡时间的长短,这已经跟材料是否正统、是否名贵罕有无关,茶汤的不同它唯一的差别只剩下冲泡技术,再了不起的茶,也有人泡得好有人泡坏了。

因此,泡茶者的工作是长期在泡茶席上孤独的度过的,无论有无人喝茶、多少个人喝茶,泡茶者必须将“把热水倒进去再倒出来”的泡茶喝茶过程练习到是体能可负担的地步,即学会了“技术”,像学会用钢琴弹音符,学会瑜伽“拜日式”一整组十二个动作,之后进入讲究深度、速度、柔软与精准的阶段,泡茶前满脑袋其实都已经估算好所有的时间,达每一个步骤都不允许产生失误的地步的,它看似简单,因所需的程序并不复杂,无非来回数次把一个液体在不同的时间转移去不同的空间,但练一次与练一百次是肯定不一样的,它的不一样之处,是让肉体自然反应的去完成所有泡茶动作,甚至到可以洞悉、分辨出一克与二克茶叶的重量,一秒半秒之间的差距。不管泡茶者泡了二年、十年、三十年,泡茶的程序仍然是置茶、倒水、出汤、奉茶、喝茶,并没有另外别的什么技术。

(中国茶道杂志2017-03-15)

许玉莲

 

 

  (154)

如数如是激荡的茶汤作品创作/文/许玉莲

 

現 代 茶 道 思 想 網 創 建 者蔡 榮 章 許 玉 蓮

许玉莲茶道如数如是激荡的茶汤作品创作/文/许玉莲

我们严禁任何人进入泡茶师的茶席“玩泡茶”,或随便伸手就抚弄泡茶师席上的茶具,大人与小孩都不准,如为了上课实习的需要,安排另一些茶席让学生使用。要是考试或比赛的茶席呢,评审员可随意碰触茶具拿上来观看了吧?但我们认为评审员应下功夫,将看茶具的眼力培养好,集中火力瞄几眼就看明白,而不必对茶具动手动脚骚扰泡茶师。

很多人说“泡茶师真小气,我们只是好奇摸摸而已;我们就是想让小孩玩一玩而已,何必如此严肃伤了彼此和气”。可是,茶席和茶器不是玩具,像书法家的笔墨纸、音乐演奏者的乐器、厨师的刀、插花者的花,这些器物都必须由赏识它的人们用于创作。泡茶师与茶具彷如知音,人与物间有“把茶泡好”的共同心意,故此,茶席像是泡茶师躯体的一部分,那些茶与壶只听我们的话,其他人是无法驾驭的。更何况属于表现特殊技艺的器物与用法,旁观者一时三刻要学会也并非那么容易,贸贸然动手抓取他人的专用物品来玩弄,难道不应为自己轻率的态度感到抱歉,却反过来要求人家需对他的“和睦氛围”负责。

拿钢琴来说,钢琴师都会非常注意弹琴时手指甲不能过长,以防键盘受损伤;不能随便就掀起琴盖,这样很容易将尘土飘落到琴键上和键缝中,对钢琴是有害的;钢琴表面也时时要保持十分干净,包括不要有手印;钢琴还要减少震动以避免音律不正或产生杂音,雇佣钢琴调音师的开销相当昂贵;所以钢琴师们非常不乐意让人碰自己的钢琴,除了是旁观者不懂其中窍门之外,钢琴师与钢琴朝夕相对早已成为好朋友,实在不忍心看到好朋友被乱摸乱按。此观念在茶道中也如此,茶席上的某茶可能是一个比大家还要老的六堡茶老人家、某壶是与泡茶师彼此相爱、一起共度每一天同甘共苦的知己,岂容人人伸手就抓?对物轻慢无礼当“玩具”,只要自己高兴玩就玩,这种态度是有点不对劲呀。不懂得尊重某些物品属于别人时就不能随意拿取,要先征得对方同意,即使对方不同意让你碰触,你仍然尊重对方的意愿,那才叫和美呢。

常看到一些古代茶画,大多显示了茶席中煮水、烹茶者是代劳仆人,喝茶者皆为其老板与朋友,换句话说那些茶器都属于喝茶者而不是烹茶者的,故他们边喝茶边任意把玩,好像也不好意思说他们。现今更有任由路过者或喝茶者随手玩玩或取拿茶器的地方,那是销售茶叶茶具的茶行,很多茶博览会上也流行茶艺体验让大众东摸摸西摸摸拍照贴网,都属于行销手段之一。

我们说的是任何正式呈献茶汤作品的场合,由专业泡茶师掌席的茶席:泡茶师知道好茶叶好茶器长什么样子,看透了各个茶叶的茶水比例怎样才叫完美,对水温、注水、浸泡时间、出汤的时间掌控已到了让人着迷的地步;这一些泡茶师进行整个泡茶、奉茶、喝茶的过程等同在创作一个作品;这一些作品从现场空气、光影、声音、物物、人人、人物慢慢收拢至一席一人一手一壶一叶一滴水的焦点中,又从一杯茶汤扩散至眼、耳、口、鼻、心肝、脾肺、手指头、脚板、脑勺头顶、魂魄至人物、人人、物物、声音、光影、空气,如数如是激荡几个回合至结束,除非泡茶师精心地加以調整,否则整个过程无法让人感受波动就无所谓茶汤作品,这就是我们不允许你玩弄泡茶师的茶器之原因。

(中国茶道杂志20170215)

1a广州许玉莲茶道课程

 

 

 

  (152)

2017-11-23第七届国际茶文化年度研讨会 敬邀撰写论文与参加

現 代 茶 道 思 想 網 創 建 者蔡 榮 章 許 玉 蓮

 

%ef%bc%8811%ef%bc%89%e6%b3%a1%e8%8c%b6%e6%8a%80%e8%83%bd%e5%b8%b8%e7%8a%af%e7%9a%84%e4%b9%9d%e5%a4%a7%e8%bf%b7%e6%80%9d2016-11-10%e4%b8%ad%e5%9b%bd-%e9%9f%a9%e5%9b%bd-%e3%80%8c

2017-11-23第七届国际茶文化年度研讨会 敬邀撰写论文与参加

由中国漳州科技学院与韩国国际Tea Club共同主办的国际茶文化年度研讨会,其2016第六届已于2016.11.09-13在韩国釜山举办完毕,该次的领队会议决定下一届的研讨会于中国漳州科技学院举行,研讨主题为“茶与文学”。往后三届的研讨主题则为:第八届的“茶食品”、第九届的“茶事举办”、第十届的“茶与六次产业”。2017第七届国际茶文化年度研讨会拟定于2017.11.23~27在中国漳州科技学院举行,请大家开始准备撰写论文及参与活动。会程与费用将在第二次通告时告知,论文请于10月15日前备妥中、韩文本汇集到rongtsang@126.com蔡荣章邮箱或napolee3814@hanmail.net郭在明邮箱(韩国地区)。

“茶与文学”的写作可从下列方向思考:

1.茶的文学性描述

2.作者的茶文学作品

3.当代茶文学作品介绍

4.古代茶文学作品介绍

5.涉茶的古今茶文学作品

6.文学性的品茶、评茶术语

有关“国际茶文化年度研讨会” 的消息将在下列网址发布:

http://tftc.edu.cn/进入茶文化研究中心

http://contemporaryteathinker.com/进入茶文化活动

本文由漳州科技学院茶文化研究中心于2017-06- 01第一次发布。

以下为各届《论文集》图:

%ef%bc%889%ef%bc%89%e8%ae%ba%e5%93%81%e8%8c%97%e7%a9%ba%e9%97%b4%e7%9a%84%e7%94%9f%e5%91%bd%e5%8a%9b2015-04-08%e4%b8%ad%e5%9b%bd-%e9%9f%a9%e5%9b%bd-%e3%80%8c%e7%ac%ac%e4%ba%94

%ef%bc%888%ef%bc%89%e6%b3%a1%e8%8c%b6%e7%9a%84%e5%a3%b0%e9%9f%b3%e6%98%af%e6%9c%89%e6%9c%ba%e9%9f%b3%e4%b9%902014-12-12%e4%b8%ad%e5%9b%bd-%e9%9f%a9%e5%9b%bd-%e3%80%8c%e7%ac%ac

%ef%bc%887%ef%bc%89%e8%ae%b8%e8%8c%b6%e9%81%93%e8%af%84%e8%ae%ba%e4%bd%9c%e5%ae%b6%e7%9a%84%e8%af%84%e8%ae%ba%e8%8c%83%e7%95%b4%e4%b8%8e%e6%95%88%e5%ba%942014-08-09%e4%b8%ad

%ef%bc%886%ef%bc%89%e8%ae%b8%e8%8c%b6%e9%81%93%e8%89%ba%e6%9c%af%e5%ae%b6%e7%bb%8f%e8%90%a5%e7%9a%84%e5%93%81%e8%8c%97%e9%a6%862013-10-14%e9%9f%a9%e5%9b%bd-%e3%80%8c%e7%ac%ac

%ef%bc%884%ef%bc%89%e8%ae%b8%e5%93%81%e8%8c%97%e9%a6%86%e7%9a%84%e4%ba%a7%e7%94%9f%e8%83%8c%e6%99%af%e3%80%81%e7%a9%ba%e9%97%b4%e8%a7%84%e5%88%92%e4%b8%8e%e7%bb%8f%e8%90%a5%e5%9e%8b%e6%80%81

%ef%bc%882%ef%bc%89%e6%9d%af%e5%ad%90%e8%b4%a8%e5%9c%b0%e4%b8%8e%e5%93%81%e8%8c%97%e5%85%b3%e7%b3%bb%e4%b9%8b%e6%b5%8b%e8%af%95%e6%8a%a5%e5%91%8a2011-11-15-%e4%b8%ad%e5%9b%bd

 

  (162)

看茶做茶的“消”与茶叶标准的“长”/文/蔡荣章/20170111

泡茶师考试蔡荣章

看茶做茶的“消”与茶叶标准的“长”/文/蔡荣章/20170111

在多次茶王赛的颁奖仪式上都听到评审人员在做审评报告时,提出了他们对获奖茶的审评标准:我们工夫红茶组要求外形细紧或紧结重实,露毫有锋苗,色乌黑油润或棕褐油润显金毫,匀整,净度好。汤色要求红明亮。香气要求嫩香,嫩甜香,花果香。滋味要求鲜醇或甘醇。叶底要求细嫩或肥嫩,多芽或有芽,红明亮。另外绿茶组有绿茶得以获奖的标准、黑茶组有黑茶得以获奖的标准—-。

这些获奖茶的要求标准都是茶叶专家的意见,甚至列为必须的标准,一般从业人员或喝茶者是要奉为圭臬的,遇到茶就拿这些描述来比对,差距愈大就是等级愈差。这个现象在茶叶评比上最少产生两个后果:一是平行差距稍大的茶(是类型的不同,不是上下质量的好坏差距)就不敢放在一起比赛,如乌龙茶组要求要清香,稍为焙一点火就认为不符合本次比赛的要件而无法参赛,唯恐遇到质量好,但又不符合本次比赛所要求的清香,怎么办?如果这样的案例多了,下一次比赛就会有人建议增加乌龙茶熟香组,结果又要等待优等熟香乌龙茶的茶叶标准产生。如此下去,组别的分割是没完没了的。第二个后遗症是评审人员受“茶叶标准”的影响太大,不敢接纳新的“好”,本来标准是由茶叶产生,现在反过来是标准指导了茶叶的生产。在茶的品饮上,第一个后遗症是大家依“茶叶标准”喝茶,只要符合茶叶标准的茶,大家喝了就要觉得好,忽视了自己的判断力。当喝到一款不是茶叶标准所描述的好茶时也不敢大叫,因为不符合即定的茶叶标准。这样的影响之下,制茶界不敢“看茶做茶” ,不敢发揮自己的创作力,只朝茶叶标准去做了。

再说,这番影响之下,泡茶的人也会倾向茶叶标准泡茶,本来泡茶应该也是“看茶泡茶”,然后融入自己的风格,但一旦有了茶叶标准在前面作为指标,泡茶的方法就容易朝“实现茶叶标准”去做,结果泡茶、喝茶所在的茶道艺术就被压在箱底而无法发挥。

我们想想如果绘画也有油画标准、水墨画标准,音乐也有音乐标准、文学也有文学标准,(这是有可能产生的,身边不难发现这样的例子,只要一办比赛、一制订政策,都容易有类似的规章出现。)绘画、音乐、文学还成其什么艺术?要一位画家依美术标准去构图、去用色、去表现情感与内容,真正有艺术概念的人会发疯的。

茶叶、泡茶还没有普及到艺术的阶段,有了“茶叶标准”与“泡茶标准”,大家还会觉得有所遵循,认为是进步的现象。在茶叶评比与泡茶比赛时,大家还要依赖这些标准打分数,否则大家会认为分数打得没有依据,评出的结果不够客观。当茶道艺术进展到成熟的时候,大家要依据的只是茶叶与泡茶、奉茶、茶汤在色香味性上的美与内涵,没有“标准”的限制。

市场上有各种商品的标准,如茶叶有绿茶、红茶、黄茶、白茶、乌龙茶、黑茶、花茶、紧压茶、袋泡茶、粉茶等标准,还有细分类与质量等级的标准,这在方便市场流通与保障消费者上有其效用。但生产者、设计者、享用者不应该受其束缚而不敢将之设计得超越实用性的美,或不敢将乌龙茶做成片状。当有一款茶看是应该用高温冲泡,我们就不必担心得出的茶汤不是茶叶标准上所描述的。

20170111中国《茶道》专栏完稿

蔡荣章

 

 

  (238)

茶道的“好”在哪里“美”在哪里/文/许玉莲/20160814

 

茶道的“好”在哪里“美”在哪里/文/许玉莲/20160814

茶界里有许多不经思索、脱口而出的惯用语,仿佛不这样说,就会受他人排斥说自己不懂茶道,喝茶身份则不体面,大家盲目描述各种无甚深究其道理何在的词汇,事实上并没有完成传达看法的效果,缺乏自己思考即说的说法,无疑是不懂得恪守原则、珍惜自己信念的怪象,说多了是丑化自己智慧而已。

看一下,这些说法真能代表茶质很美吗?“自己亲手做”,这话在茶界掀起狂热,都说喝茶者要亲自深入茶山餐风宿露採叶子炒茶,自己做茶才最美,旁的人也不敢反对什么,一致认为虽然非专业制茶者甚至是一窍不通,但“自己亲手做”足见他用心,茶就因而“美”了。这和“手工茶”一样是荒谬迷思。是否茶人亲自制茶或茶叶是否手工做,与品质是否优美,期间没有必然关联,品质最重要是取决于制茶者功夫是否到家。

“遵循古法”、“传统工艺”,大家一听到什么祖传什么年代词汇便着迷了,不分皂白纷纷就说茶很美味。无可否认,累积长久经验是有把茶制作好的可能,但并不代表这可以成为一条判断品质好坏的公式。再说,总是嚷嚷“传统万岁”的另一面,是否也隐藏着不求精进的心态?

“很干净”、“没有异味”,这些品茶心得大家天天说得好像有多么超然、那茶有多美的样子,我认为这是何等失礼的说法,对泡茶者专诚拿个好茶出来泡的真情是种冒犯,因为人们在喝茶前已经带着“茶会有怪味”的偏见,才会感觉“想不到可尝到没有异味的茶”。这种评论字眼使人误解茶本不应该干净似地,以及暴露评论者对茶的无知。

“纯料茶” 是说同一时间从同一棵树上采下来的同一等级的茶青制出来的茶。 “古树茶”是说采摘树龄百年以上的茶青做成的茶。他们说没喝过古树纯料不算是喝过茶,听到“冰岛”、“老班章”、“正岩”这些地方名称像疯了般,仿佛多了一根其他的茶都不行的样子,也不管讲的人懂不懂、茶叶是否真的纯料、质地是否达到美的标准?他们丧失自身的判断力,听人说好就赶紧去抢购,是不是有点智商不足呢。

“黑茶的金花越多越好”,“白茶是一年茶、三年药、七年宝”,茶界把将这两句话当歌来唱。成品茶应制作到上架就可以喝,这是责任,要多少金花才是受欢迎的适饮期,每位品茗者要找出适合自己体质与口感;金花过多,则“菌味”增长茶味削减,那时的口感会出现寡淡、薄弱现象,并不美味。

听说这个好那个美总要去买到才安心,否则喝起来总觉不过瘾,在在显露集体不思考的状况。那要怎么做呢,需真正了解影响制茶好坏的因素,把每个制程找出真正的道理。要从泡茶、茶叶、茶器、泡茶空间一样一样去细细体会,真心诚意去思考可显出美感与艺术的内涵,找到就要有信心去做。别看到没有人这样做就觉得心虚,茶道的美,茶道的好不是跟着赶“火”赶“红”的,对茶道的内涵要有自己的信念。

事实上通过长期练习,一次又一次的培养自己的察觉力,才能抓出茶道的好好在哪里,茶道的美又美在哪里,到了那一天,大家会分辨得出其中的差异,即使它们是微小的。

(20160814茶道杂志 专栏稿)

许玉莲茶道作家

许玉莲茶

 

 

  (309)

这是赏茶的一条大道/文/蔡荣章/2016-10-05

这是赏茶的一条大道/文/蔡荣章/2016-10-05

蔡荣章

直接就泡法、茶叶、茶汤、叶底来欣赏,不要被茶名所困,这就是大道。今天用了四把壶泡A茶,三把360cc的瓷壶,一把260cc的紫砂壶,用其中的一把瓷壶与一把紫砂壶泡茶,另二把瓷壶当盅,还用了二个与瓷壶同样质地的100cc杯子。这瓷壶、紫砂壶与杯子是我至今可以将茶汤表现得最好的壶与杯,一直留在身边。用一把不同大小的瓷壶与紫砂壶泡一罐茶,是要看看泡出的茶汤有何不同的效果,而且如果泡出的不是两把壶各自最好的茶汤,就表示未具泡好茶的能力,往后依此对该罐茶所做的描述也不具太大的意义。

两把壶都只放了茶壶容积百分之一多一点的茶叶,如大壶放4g左右,小壶放3g左右,大壶的茶叶拨出时发现粗老叶多,就多补了一点。放少少的目的是让茶叶浸泡久久的,茶内的各种水可溶物都有足够的时间释出,这样比较容易从茶汤看出该茶叶的本质。

用了一个计时器,大壶冲了一分钟后才冲第二壶,五分钟后倒出大壶,六分钟后倒出小壶。先泡大壶后泡小壶,最后茶汤温度比较没有落差。水是矿物质总含量40ppm左右的清净软水,用铁壶加热到100℃。

茶呈轻揉捻的条状,条索并未压紧但颇为厚实,是经过剪切、筛分等处理的散状精制茶,条长1cm左右,相当匀整。外观呈雾面的黑色,强光下显现红褐,表面有些粉白色的起霜(后发酵的现象)。

浸泡到预定的时间,两壶分别倒入两盅,倒干到每秒只滴一滴的程度。茶汤倒入杯子,每杯五分满,茶汤的深度2.5cm,这是鉴定汤色的标准水深。两杯的汤色相当,皆呈暗褐色,光线较强时可以看出褐中泛红。特意将茶汤泼洒在白色叶底瓷盘上,确定它的颜色是暗红(后发酵老茶的汤色)。茶汤鼓鼓趴在叶底盘上,让人看到它内含物的高度稠感与十足的色彩饱和度(后发酵老茶的高品质特征)。

红色是90%以上发酵造成的汤色,但A茶在红色上带有粉色,不像红茶般的艳丽,让人想到深度后发酵、慢慢久放、慢慢陈化的效应。要达到这样的后发酵程度与茶汤的稠度,除了原料嫩采外,陈化的时间要在十年左右。

没有温壶,没有温盅,也没有烫杯,倒茶入杯后闻香已是适当热度。是谷香,瓷壶泡出来的是谷壳味重于谷仁味,紫砂壶泡出来的是谷仁味重于谷壳味,紫砂壶的香气是较讨人喜欢的。滋味也是紫砂壶较为醇厚。两杯茶汤有相近的稠度,米浆的口感与满足的味觉,喝一喝好像把肚子都喝饱了。这种味觉在第二口、第三口,茶汤的温度稍降后更为明显。

第二道同样是用100℃的热水,瓷壶泡了4分钟,紫砂壶泡了4分半钟。这次两壶的浓度仍然差不多,但瓷壶的香气较好地显现了茶的谷仁香,然而紫砂壶的茶汤涩感较重,味觉上没有瓷壶那么清澈。

如果再泡一道,浸泡的时间就要延长到20与25分钟了,茶汤喝起来的强度可以差不多,但香气、稠度、汤色的饱和度都将大大不如从前。

将泡过的茶叶倒了一些在叶底盘上,每片摊开的叶底显示了精制时的被剪切(不是茶青时的被破坏),黑色的叶片已无法平铺摊开(因久陈后的炭化)。移到光线较强的窗边,如同汤色,显现了黑色里的红光,深沉有韵。

茶道艺术是无法以文字呈现的,本文只是引导喝茶人直接就泡法、茶叶、茶汤、叶底来欣赏,不要先问是什么茶,然后就依循对该茶已有的知识去体认。不要以文字描述来取代对茶的直接欣赏。

蔡荣章

A茶的外观,衬底的圆形纸片直径5cm。

蔡荣章2

黑色的叶底与暗红的汤色。

蔡荣章3

泡开后在强光下的叶底。

蔡荣章4

冲泡、欣赏A茶的器具。

(中国《茶道》杂志2016-10-05)

蔡荣章茶道

 

 

 

  (147)

论穿统一服式泡茶的利弊/许玉莲 /20160713

论穿统一服式泡茶的利弊/许玉莲 /20160713

许玉莲茶道

有人认定泡茶时一定要穿某种服式,否则不可以泡茶。今若没有做那类打扮仍然敢去赴茶会泡茶、喝茶的人已剩下不多。那些被规定的服式归纳为两种,一叫茶人服,二叫传统服,茶服明显特征有:不分性别的宽大袍子、上白袍下黑裙、脖子上打一条大围巾等;传统服大多指旗袍。这随声附和的怪现象起源于一些茶界人士喜欢这样穿,并要求他们下属和徒弟也这么穿,才几年光景大家就像穿制服似地穿起来了。叫人不禁思虑为何要穿一致衣服才会觉得安心?为何以为只要遵从名人大师说的话一切就没问题?

细心想想是穿还是不穿这类服式与茶道根本没有什么关系,茶道最直接方式就是泡出好喝的茶,泡茶时的衣服需符合泡茶工作的安全、卫生、品质、专业原则,能照顾到 “好好地泡茶”,依循这些诉求去做,最终一定就会产生适合的服装。现不顾使用者在泡茶时的需求、违反泡茶功能而将茶道带往错误方向的衣服只不过是表面的自我满足罢了。

穿统一服式代表的是壮大声势与认同,浩浩荡荡的一群,以为自己穿上某种衣服就成为一位拥有茶道气质的人,将个人汇集到团体让人家识别他们是一伙的,很多没有自信的人因此从这里找到自信,享受团体统一服式带给他们的优越感,但,同时这正是一件排除异己的事情,凡与他们穿得不一样的人来泡茶喝茶,他们就表露了排斥,渐渐地他们所认同的“泡茶价值”就只有他们那种,别的都不行,失去了个人理性判断与开明态度。

至于穿传统服他们会说,茶文化传承悠悠多少年,以前的长辈都这样穿,所以为了维系文化也要如此穿,不然就凸显不出茶的内涵。不过传统服的迷思在:到底哪个年代的服装才算是泡茶“应该穿”的服式?事实上传统不必然适合于现在,所谓传统服代表着的都是过去每个年代不同族群与社会制度下的服装,放在博物馆做历史回顾会更恰当。现代时空的我们应思考如何从本身生活提炼出适合自己泡茶文化的衣服才对。何况历代饮茶者如陆羽、苏东坡、千利休、曹雪芹等人,我们又何曾听说过他们为了要展示茶道内涵而跑去穿前人的服式了?内涵是自小就要教育、养成的一种从内而外的气质,不是痴心妄想穿套古老衣服做做表面功夫就会有的。

很多茶文化学校也说传统服装是正式服装,而茶会是正式的场合,所以学生泡茶必须穿传统服装。偏偏说这些话的师长们都没有穿传统服的习惯,这样不合理吧,难道师长们不必尊重这正式场合?说穿了原来统一服装只是为了方便管制学生,为此而忽略学生建立成熟的个人观点、学习独立自主处理得体的服装,则乖离了教育本位。

一些认为如果不按照统一服式,会出现很多不合礼仪的服装,担心喝茶喝到一半看见袒胸露背性感怪异的画面,顺着这类言论就推论到“伤风败俗道德沦亡”之批判。一些认为统一服式可消除泡茶者之间的社会地位、智愚、老新、富贫的差别,降低阶级压力。但,想让大家自在相处,应当通过系列美学与德育工作,培养良好审美观及生活态度才是,而并非依赖一致的服式来掩盖事实。

喜欢茶道的人,是希望在自己的人生里建立一项爱好,好好花一番功夫来磨练磨练泡茶手艺,手艺的磨练即包括心智的磨练,磨练得够文明成熟的人自然懂自己在泡茶时该穿何衣物。

(茶道杂志专栏20160713)

 

  (151)

纯茶道的觉醒–许玉莲

 

纯茶道的觉醒

许玉莲

要说纯茶道,因为茶道变质了,茶人也渐失散了。茶道原来指泡茶、奉茶、喝茶这一桩事,泡着、喝着、天天把玩着,于是磨出许多平常不怎么上心的事情,与茶有直接关系的水、器、环境、时间、手法,或是从坐的方式到吃饭的方式,无论它们是多么微小,或有人觉得无关重要,但泡茶人为了能更好地泡茶,会重新评估这些器物和行为,必要时调整、归纳它们,使到它们能够为茶服务。如:我们如何提起一支有二公升那么重的煮水壶?所以我们知道坐时下盘要稳,上身才能活动自如;下盘欲稳定则双脚要平踏地面、双肩放松;提煮水壶要方便使力,则需握住提梁后端、手肘垂下不可高于肩;要手肘能够安然垂下,桌面和椅面的距离需缩短,不能用平常吃饭的桌子,一般餐桌高约三十一英寸,泡茶桌只需二十七、八英寸,提起煮水壶刚好落在泡茶者胸前、壶的位置。桌椅调整了,人的动作会随之产生新规范,其他种种也会配合进来,于是为了可以安全使力提煮水壶,它背后藏有一点一滴累积出来的泡茶喝茶的真实经验,此些个定位牵一发动全身,充满了茶道张力。

但现今大家习惯都改了,这是一个你要什么知识与照片都可从网路截取的时代,大家泡茶、喝茶不再从自身出发,他们从网络获得具体数字、描述和照片后就依样画葫芦模仿,煮水,觉得要用银壶、喝普洱,非要单株纯料,连买个茶杯、穿何服装都有清单,大家不再自己观察、琢磨事情,只依赖那些清单例行公事一番。商家看到机会,把照片资料贴网路当营销手段,如它说用老旧纯锡杯托好,第二天这些杯托就供不应求了,它说喝岩茶就要喝“马肉”,人人就迫不及待摆个茶席献宝;营销是没错,可带动经济和文化发展,令人奇怪的是为何大多数泡茶、喝茶者会对这些资讯趋之若鹜,乖乖听话全单照做?是否意味着大家希望赶紧得到认同、以便赢来羡慕的眼光?殊不知“茶道之事”自己要分辨得出来,而不是花很多钱就能买回来的。这对正在做茶道研究的人来说是一记警钟,即所谓的“茶道应怎么做”,由经济挂帅的商家主导,它们的资料单一而粗糙,茶道研究者是否反省如何平衡此局面。

网路的流行,是纯茶道萎缩的开始,因为大家为了照片效果好看,在茶席加入许多与茶无相关的外在事物如:复古服装、古董木头、禅意风景等;也为泡茶、喝茶加入许多情节如:谈情说爱、清歌妙舞、忠孝節義;光是有这种表面视觉的敘述而忘记茶道必须从茶汤、喝茶里找出真理,更误导大众以为茶道只是人们虚情假意的在上演一出戏,如此下去纯茶道早晚会被牺牲掉亦不可知。人们总是爱茶道爱不够,总是嫌它太单薄对它没信心,更甚是一说到喝茶总有点心虚认为它只不过是口腹之欲的肤浅事,以致现今茶道路上只剩下商业包装的表演与复古。

如何从“泡茶、奉茶、喝茶” 直接变成“茶道”,泡茶的人需要不断改善自己与四周的沟通能力,要有能力将嗅到、尝到、看到、摸到、听到的东西加以分析和连接,应用在茶上,如此,泡茶除了是感官体验外,也可从这些感官体验提炼出一些有意义的东西。整个过程,“知识”容易得到而“感觉”很难,要把玩的是“细节”而不是“情节”。

(刊登20160511茶道杂志)

许玉莲会长许玉莲

 

  (224)

说泡茶时第一道不要倒掉-蔡荣章

蔡荣章茶说泡茶时第一道不要倒掉

蔡荣章

从1978年在台湾进入茶艺界,不论是看别人泡茶还是书本上得到的资讯,泡茶时都是将第一道茶汤倒掉。当时台湾坊间普遍喝焙火的乌龙茶,谈到为什么将第一道倒掉,大家几乎不假思索地说是洗茶,而且好像内行人才知道这样做似的。进一步追问为什么要这样做?答案不外乎是茶叶不卫生、有农药残留,对茶叶比较有感情的人会说:让茶叶舒展一下,等一下饮用的第一道容易出味。当时有些人已体悟第一道倒掉对茶叶卫生与农残没有什么实质帮助、第一道的茶叶舒展也可以从减少置茶量与增加浸泡时间来解决,而且发觉这样将第一道茶汤倒掉对把泡茶喝茶称为“茶艺”或“茶道”是相违背的,因为在茶艺或茶道的呈现上不应该还做着清洁工作,即使是为了茶叶的舒展,也没道理采取这种方式,徒让茶叶损失部分香气与滋味。

1980年后茶界已不再那么大声地说是“洗茶”了,改用“温润泡”,有人还转唤成“醒茶”。但是温润泡或是醒茶都不是将往后的几道茶泡得更好的方法,说到最后还是容易把话题转到卫生上来。不管怎么说,第一道茶汤倒掉总不利泡茶喝茶登上大雅之堂。

虽然1980年代起茶道(或说是茶艺)界的人已不再说“洗茶”,但喝茶的人对卫生与农残的问题还是耿耿于怀。大家明白卫生与农残是食品管理的问题,不卫生与农残超标的茶不应该在市场上流通,不应该要泡茶的人在泡茶席上解决;也明白现在用在茶树上的农药几乎都是非水溶性者,即使有超标的残留也泡不到茶汤里面。但是大家为求似是而非的安心,还是倒掉了第一道的茶汤,还说是老一辈的人都这么做的。这是误导第一道茶汤继续倒掉的根本原因。

21世纪后,随着茶文化的进展,第一道不倒掉的人确是增多了,尤其是对茶道有信念的人为了保护茶道艺术的尊严、制茶界的人为了保护自己的产品,都起了带头作用,但是喝乌龙茶、渥堆茶、老茶的人,不倒掉的人一直难能超过1/3。2010年后,愈来愈多人拿红茶与绿茶作为例子说明第一道不要倒掉(英国系统的红茶与东亚的绿茶都不倒);喝老茶的人原本只固执于久陈的灰尘问题,现在也发觉年代愈久,第一道倒掉的损失愈大,因为陈放愈久,水可溶物溶出的速度愈快,将第一道倒掉,存放十年二十年的功夫都被倒掉一半了。但是制茶不卫生的印象不断进入喝茶人的脑里、农残超标的报道经常在媒体上出现,有能力禁止进口的地区就将这些茶挡架在外,无能力躲避的地区只好苟且在喝前倒掉一次。卫生与农残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喝茶的人。

当第一道倒掉的地区以红茶与绿茶不倒掉为例主张不要倒掉的同时,红茶、绿茶区的人在看了喝乌龙茶、渥堆茶、老茶的人将第一道倒掉,还说出了温润泡与醒茶的误导性“大道理”,许多人反而起来效法,以为乌龙茶、渥堆茶、老茶要这样做才是品茗的正道。这又加重了第一道倒掉的现象,还以讹传讹到许多新兴喝茶区,再不纠正,严重影响喝茶文明的进展。

2010年代起,熟火乌龙与老茶紧跟渥堆普洱之后大行其道,有人提出第一道倒掉的新理由:认为焙过火的熟火乌龙要将第一道茶汤倒掉,降低烘焙的燥气;老茶要将第一道茶汤倒掉,除掉陈味与灰尘;渥堆茶要将第一道茶汤倒掉,除掉渥堆味。事实上这些燥气、陈味与灰尘、渥堆味都属于制造不完善造成的问题,如同卫生与农残一样。焙火后要存放一段时间,等火味消退后才可以拿来饮用,而且不宜焙到太重的八九分火;老茶若存放得法是不会有陈味进入茶汤的(闻茶干会有一些),若为求快速转变而以较高的温度与湿度陈化,要做好解块、摊晾等退仓手续才可放进壶内冲泡,否则陈味会一直进入茶汤,存放时要做好防尘措施,如用棉纸或布袋包装而非裸露;渥堆渥得太厉害(不宜)是会有渥堆味的,要倒掉好几次才能降低渥堆味,结果剩下的就只是喝茶叶木质部的味道了。要广为传播这些知识,扼止第一道倒掉的再度蔓衍。

就当今的食品卫生标准而言,要大家为了卫生得在冲泡之前冲一次倒掉,对茶叶、对茶产业是种侮辱;对把泡茶、奉茶、品茶作为一种艺术来呈现、来享用的人也情何以堪?喝茶的人要有第一道不倒掉的信念,并坚持要求,否则生产、销售单位会认为反正喝的时候会倒掉一次的,而放松了对卫生与农残上的要求。将泡茶喝茶视为茶道艺术的人更应该要有第一道不倒掉的信念,因为那是我们对“茶汤作品”尊敬、欣赏的基础。

(茶道思想专栏20160619)

 

  (222)

要现场创作的茶道艺术-蔡荣章

蔡荣章茶道

要现场创作的茶道艺术

蔡荣章

有人在另一个房间泡了一杯茶端过来,一喝当然知道泡得好不好,但那杯茶是一件成品,不是一件茶汤作品,也不是一件茶道艺术。把茶在另外一个地方泡了才端过来,即使泡得很好,也只是一杯好茶,不容易体会到茶道的全貌,但是如果在面前泡了,又亲自奉了茶,这时奉出的是一件茶汤作品,呈现的是一件茶道艺术作品。茶汤是茶道艺术最终的作品,泡茶、奉茶、品茶是茶道艺术的全程作品。

我们强调要现场呈现茶道艺术,是强调它的现场创作,艺术重在创作,而泡茶、奉茶、品茶又是这项艺术的整体,当然这三件主体都要在现场创作。

茶道艺术既然被定义为泡茶、奉茶、品茶的艺术呈现,泡茶、奉茶就变得重要,从备水、备具、备茶、泡茶到奉茶(包括只奉给自己)就要当它是茶道艺术的开始,将泡茶者及品茗者的心情安顿下来,然后欣赏最后的茶汤。茶汤之前的泡茶、奉茶是茶汤上场之前的序曲,不是茶道艺术的表演部分,(很多人误解泡茶、奉茶是表演,更大的错误是认为泡茶、奉茶是艺,加上后面的品茶就成了茶艺)茶道艺术不能分成表演的泡茶、奉茶,与享用的品茶。唯有具备这样的认知,才不会夸大泡茶、奉茶的动作而简化了茶汤的艺术性。

茶道艺术强调亲自创作,不是找一个人泡茶、奉茶,另一个人或几个人品茶。这个全程创作的人称为茶道艺术家,他的茶道艺术造诣如何暂且不说,但他是全程泡茶、奉茶,而且与自己及其他品茗者共同欣赏茶汤。如果把泡茶、奉茶与接下来的品茶分开,那可能是找一位泡茶者泡茶,让喝茶者喝茶而已,这有本质上的差异。我们要说:只要是茶道艺术,就必须由茶道艺术家从泡茶、奉茶,到品茶全程呈现。我们看到有些喝茶的营业场所,虽然设有专人泡茶给客人喝,但这个人不能将泡茶、奉茶、品茶当作一件作品呈现,甚至还只是坐在一旁的小几上侍候客人,这个现象不算是茶道艺术的提供,只是有人帮忙泡茶而已。

任何一项艺术都是要有作者的,茶道艺术的作者是茶道艺术家,他要主导茶道艺术全程的进行,没有全程主导的能力就谈不上创作,没有创作,艺术就无法形成。

在绘画、音乐、舞蹈、戏剧、歌剧等艺术里,茶道艺术的形式比较接近歌剧,如果我们只专注欣赏茶道艺术的最后那杯茶,那有如闭着眼睛只欣赏歌剧的歌唱,如果我们关注了泡茶、奉茶、品茶的全程,那才是欣赏歌剧的全部。歌唱是歌剧的灵魂、茶汤是茶道艺术的灵魂,如果歌唱脱离了舞台上的演员肢体与表现情节的文字,就只是音乐了,如果茶汤脱离了泡茶、奉茶,就只是茶汤艺术了。

我们强调茶道艺术的纯度,将不含背景音乐、舞蹈、吟唱、装置艺术的泡茶、奉茶、品茶称为纯茶道,有人说:将泡茶、奉茶与品茶分开,仅专注于最后的那杯茶汤,不就更纯了?但茶汤永远要依附在泡茶的用水、茶具、泡法上,若要称作茶汤艺术,要加上泡茶。若要称作茶道艺术,就要加上奉茶。所以茶道艺术就是包括了泡茶、奉茶、品茶的一项艺术,要现场完整地呈现。

(20160716《茶道》月刊专栏 )

蔡荣章泡茶师考试

 

  (199)

谁来关心喝茶艺术-蔡荣章

谁来关心喝茶艺术/文/蔡荣章/2016.04.17

泡茶师考试蔡荣章

解渴喝杯茶,或是赶时髦泡茶喝,这样的茶事,大家与农业、商业管理部门会关心,关心农药与重金属的残留、关心包装上的标示与内容物是否一致,但没有人会管你怎么泡、泡得好不好。如果喝茶变成了艺术项目,茶叶是与泡茶、奉茶、品茶绑在一起的,这时候茶是怎么泡、泡得好不好变得非常重要,但这部分就不是农业、商业管理部门所能做的事。目前只有爱好喝茶艺术的人才会关心,往下发展,喝茶既然已到了艺术的领域,理应由艺术界人士与文化管理部门出面关注。

但是到2010年代止,除日本抹茶道受到各地茶道界与日本文化部门的关注外,其他地区的艺术界人士关心喝茶艺术的人不多,文化管理部门也没有将喝茶艺术纳入管理的范围。有人针对这一点会说:先看艺术界人士承不承认喝茶是门艺术,但我有不同的看法:先不管别人怎么看,把自己的喝茶艺术显现出来,不管是在自己的生活中,或是举办活动演示给大家看。如果爱好喝茶艺术的人弄不清楚喝茶的艺术在哪里,或是显现的艺术太过浅薄,那就难怪别人不承认喝茶是门艺术。如果掌有茶文化话语权的人弄不清楚喝茶的艺术,有人提到喝茶艺术就会被驳斥为喊高调、钻牛角尖,那就阻碍了喝茶艺术能够被人享用的机会与时间。

说喝茶艺术也好、说茶道艺术也好,与音乐、绘画一样,当他们靠近纯艺术的时候,都属于较小众的生活内容,但是它必须与普及性高的喝茶、音乐、绘画等同时成长,这样人们的文明状况才健康。如艺术性的音乐要与普及性的音乐并存一样,不是说等普及性音乐发展后才发展艺术性的音乐。茶文化界就有“喝茶艺术尚言之过早”的声音,也有“这部分轮不到我说”的感概,但是左看右看,除了说这些话的人外,并没有上一层的人可以做这方面的发言,如此说来,就是要爱好喝茶艺术的人义不容辞地站出来高喊:喝茶艺术已发出枝干,大家要关注这个艺术项目。

建立茶道艺术的关键不是享用人数的多寡,也不是普及性与艺术性执重的问题,爱好喝茶艺术的人要有舍我取谁的认知。不必太参考别人的做法,也不要太在意别人怎么看。喝茶艺术除了日本抹茶道已表现出泡茶、奉茶、喝茶的美感与艺术性外,其他可供参考的不多。将自己泡茶喝茶间形成的图像与精神面貌表现在生活中、公开演示出来。要有重复再创作的能力,不能只是随机的行为,这次做了,下次能否如此不得而知,这其中就包括了精准的技术与艺术的拿捏。如此做了,这里一朵花那里一朵花,自然显现喝茶艺术的存在与面貌。

不要因为找不到古人以泡茶奉茶喝茶为主题的艺术作品而不敢独自做主地说是可以在现在生活中有茶道艺术。古人有许多只是“享用茶”的茶诗、茶画留存,但把泡茶、奉茶与喝茶融在一起形成的文学与绘画作品不多。但今日有现代人的生活与艺术创作的方式,将泡茶奉茶喝茶作为一项艺术来呈现自然可行。

普及性茶道与艺术性茶道在人们生活上各占据有重要地位,但本质与内容是不一样的,享用者在两者之间的交替性也不强,但两者同步成金字塔形的发展是茶文化体质良好的现象。

(刊登《茶道》专栏2016.04.17)

蔡荣章

 

 

  (281)